第369章 自救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昏过去的隐约间,她似乎听到了破门的声音,只是没有时间分析到底是程强还是别人,就昏死了过去。

“恭喜二十九号贵宾以九百万的价格拍下这条黄钻项链!”

就这样,丁瑶每挪动一小段就要歇上一会儿,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从通风扇投过来的光似乎越来越暗了,才终于到达墙角。

台下议论纷纷,明明是最精彩最重头的一场拍卖会,此刻却没人注意一件件拍品了。原因无他,正是之前随家那位闯了祸的少爷,从拍卖会开始到现在,已经拍了不下五件拍品了,件件都价值不菲。他笑容古怪,似乎是发泄般的喊价,有好几件都是直接翻了倍的叫价,让人难以理解。

喘息着缓了一下,丁瑶开始一点点朝着墙角移动,因为身体被完全绑住,还拖着把椅子,丁瑶费尽了力气也才挪动不过二十公分,她再度停止了移动,保持着刚才倒下的姿势,侧倒在地上,呼吸急促。

更令人奇怪的是,隋家在一天前就已经灰溜溜的离开了酒店,没有参加完珠宝展,可这隋家隋海洋是从哪来冒出来的,还这么胡闹。

丁瑶微微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儿,长久没有进食以及被捆绑的状态让她全身无力,她需要恢复一些体力进行自救。〖?愛阅讀〗

丁瑶眼神发狠,整个人带着被绑住的椅子直接想旁边倒去,直接侧倒在地,发出“嘭”的一声。饶是丁瑶,受到这重重的一摔也不免痛呼出声,椅子背打住了之前已经受伤的后脑,让她更是痛到嘴唇发白,同时后脑有黏腻的感觉,大概是伤口再度流血了。

台上的拍卖师一锤定音。

当艰难的看遍整个屋子后,丁瑶的眼神最终放在了角落的一个落满灰的啤酒瓶上。它歪歪扭扭的倒在地上,表面甚至落上了蜘蛛网。

另一边珠宝展的拍卖会上,也正发生着不同寻常的事情。

不去在乎身上的疼痛,丁瑶缓了缓,把手靠近较大的碎片,堪堪捏了起来,却因为角度问题割破了手,不过这点伤对于此刻的她来说已经丝毫不重要了。

壮硕的男人指挥着属下小心把地上染血的女人抱上车,紧急送往医院,自己则拿出手机发了个信息。另一辆车里,程强被塞在后备箱里,已然是昏迷的状态了。

一点一点的磨着绳子,丁瑶双手染血,似乎连知觉都没有了,只是重复着磨绳子的动作。终于,绑着手腕的绳子被完全割断,丁瑶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感到一阵天昏地暗,她还是撑不住了。

她只合眼了不过半个小时,就再次醒来,毕竟是难受,她就是再淡定,也难受的难以长时间睡眠。她打起精神四处观察着,这破房子实在是脏乱的不行,地上还有些遗留的生活垃圾。幸好,这里虽然没有灯,但还有个小通风扇,从那隐约透进来些光束,让丁瑶虽然艰难但仍可以看见屋里的样子。

咬了咬牙,丁瑶直接用身体去撞墙角地上的酒瓶,“咔嚓”一声,酒瓶碎掉,与此同时,一些碎片也扎进了她身上,一片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