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完美的处刑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一只蹄子踩在了桑松的斩首剑剑身处,庞大的力量直接将桑松击退。

桑松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刀刃切开了他头颅与身体的链接,异变终止,身躯化为灵子开始溢散开来。

正如玛丽之前所言,夏尔·亨利·桑松,这个人是一个冷漠、残忍、毫无人性的刽子手,他漠视生命,却也尊重生命,但是……他最为在意的,便是自己的处决技巧。

“死亡将为明日的希望!”

桑松有些无法理解。

“当然了,桑松,你不也爱着我吗?”

手掌上长出蹼,手中的剑也叮当落地。

他不禁皱眉,对于玛丽如此坚定的抵制,他的心里泛起了疑惑。

玛丽双手抱住马儿的长颈,表情温和,她看着表情疑惑的桑松,缓缓地说道:“我是被这个国家所爱的人,所以我来爱这个国家,也理所当然吧!”

一座断头台将桑松套牢,一把侧刀高高在上,闪烁着异样的寒芒。

一国之王权加护与身躯,这匹马儿的力量已经无限接近于真实的幻想种,而即使是最弱小的幻想种,也是有着足以毁灭城市的力量。

玛丽坐在宝马之上看着发生了异变的桑松,他的脸上皮肤裂开,从中长出一些类似于鱿鱼章鱼的触手在不断的摆动,那触手上的并非是吸盘,而是一颗颗眼珠,眼珠里面则是一重重的瞳孔。

桑松紧握手中的剑刃,他的心中充斥着对于玛丽……或者说所有即将被处死之人的尊敬……

“桑松?”

玛丽瞪大了眼睛,小手捂着嘴,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于诡异。

桑松疑惑的问道。

“不一样……”

“吉尔斯·德·莱斯背叛了贞德……他要去……”

不畏惧死亡,心愿死亡之人,方可体会死亡的快乐,这个原因绝非是所谓处刑技术的高明与否,仅仅只是因为……所愿之物。

“嘭~~”

在他看来,玛丽应该没有战斗理由,甚至于……被召唤都是令他十分意外的。

桑松

马儿异常俊美,通体宛若琉璃般闪烁清澈,身上纹刻着象征着百合花的花纹。

玛丽侧坐在马背上,那代表着法兰西王权力量的马儿朝着桑松冲撞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战斗?”

玛丽微微摇头,身下的马儿释放出恐怖魔力,这件宝具的真实面貌将要暴露。

“桑松?”

“滋滋滋~~”

他认为自己变的更厉害了,所以想要处刑玛丽,让这个感受过他曾经巅峰的人,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更厉害。

“可恶……是哪个家伙……果然没那么好的事吗?……只可惜…无法再一次亲手处决您……玛丽……”

想不起来了,杂乱无章的声音在他脑海交错,他那一次又一次磨练而出的处刑技巧被扭曲的意志混淆。

神圣的光辉自那马儿身体释放,强大却又温和的魔力滋润着万物,鲜花在马儿脚底绽放,伴随着马儿的行动,形成了一条鲜花之路。

桑松的身体依旧在畸变,脚开始分裂,化为一根根触手,皮肤崩裂,露出一枚枚眼球,意识逐渐变得朦胧,但是自身的坚定执念闪烁着光辉。

“不……我的技术……”

“的确不一样……但也是一样的……”

让被斩杀之人感到快乐,这是理论上不可能抵达的境界,但是真心追求之人,却总能抵达。

“这个国家爱你?”

“我超越过去了吗?不知道……但是……这的确就是我所追求的境界……”

奇特的声音在桑松耳畔响起,原本高度集中的精神溃散了,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得阴暗,浑身上下传来了规律不均的疼痛。

桑松坚定的叙述着,他是因为以自身巅峰时的斩首,爱上了这个接受他「亲吻」的人,他的爱是对于自身追求的爱,是对于承受了自身追求之物的喜爱。

m.vipkanshu

正如一个画家的颜料与画笔,一个音乐家的乐器,一个战士的铠甲与兵刃,作为一个刽子手,他不允许自己不会处决。

蹄子抬起,随意的对桑松发起了攻击,没有丝毫技巧,有点只是强大的力量与迅猛的速度。

他的双脚在地上留下了一道痕迹,如同犁地后的菜园。

“嘭~~”

那是法兰西皇室的标志,是整个法兰西的象征。

也就是……这匹马,丝毫不会逊色于从者。

当疯狂跨过了最后的底线,闪烁着寒芒的刀刃落下。

他与其说是爱着玛丽,不如说是如阿马德乌斯一般,爱着自己所爱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