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人,是只有我们两个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大师,你能去我家看看么?”

陆平松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总觉得叶大师这话里有话。

他疑神疑鬼地问:“叶大师,这电梯里就……我们两个人吧?”

陆平松忙不迭地答应了。

他们在小区已经走十分钟了,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

这时他脖子上戴着的一块白玉突然从衣领里露了出来,那女鬼仿佛被烫到了,惊叫一声躲回了电视机里,但那森冷的目光还是紧紧盯着他,好像在等待机会再次扑向他。



叶天佑走在陆平松后面,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朝跟在自己身边的拍皮球的小鬼笑笑,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陆平松家住在依山郡府,这里的房价极高,每平的价格都在五万朝上,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

叶天佑慢条斯理地说:“人,是只有我们两个。”

那女鬼把他逼至墙角,伸出细长的手指,尖尖的指甲眼看就要抠到他脸上了。

而有钱人的小区,通常都有个特点,那就是人少。

第5章 人,是只有我们两个。

陆平松吓得大叫起来,惊慌失措地跑出客厅,一回头,那女主持人变成一个满头满脸血的女鬼,就从电视机里这么爬了出来,朝着他一步一步的爬过来。

于是,叶天佑跟着去了陆平松家。

陆平松心头狂跳,同手同脚的走出电梯。

叶天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这个小鬼是个约莫六七岁的小男孩,脑袋掉了一半,只剩下一只眼睛,见叶天佑不想跟他玩,只能悻悻然转身,穿过墙壁消失了。

“叮!”

突然,那女主持人的眼睛对上他,漂亮的脸蛋开始慢慢变了,变成了一张恐怖无比的——鬼脸。

电梯门打开了。

走到陆平松家的楼下,叶天佑看着按下的电梯按钮,眼神随意在四周扫视了一眼,淡淡说道:“你家这栋楼,人还挺少的。”

刚踏进陆平松的家里,明显就能感觉到屋子里的温度一下子低了很多,但他家里空无一人,空调也没有开启。

陆平松因为这话脑补了几千字的画面,恐惧到浑身都僵冷。

叶天佑慎重地点头,“可以,上门服务是另外的价格。”

叶天佑静静听他说完,先塞了张符纸到他手里,又低声安慰了他几句,“你家是住在前面正南边的那个小区吗?那小区最近是不是不太平?”

陆平松是生意人,生意人最讲究风水气运,他知道自己肯定倒了霉,原本想去找之前给他家看风水的老先生,不知怎么,他突然就想请眼前这个白净乖巧的小道士去看看。

陆平松捏着符纸,慌乱的心总算平静了些,点头,“是啊,我们那小区一直安保做的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月总有外人跑去我们小区闹着要跳楼。”

他在家等老婆孩子回来,随手打开的电视里面正在播放他常看的财经新闻,他看着女主持人滔滔不绝地讲着今天的名人财经论,越看越觉得那女主持人的脸很怪异。

他鼓足了勇气,连滚带爬地逃出家,跑了出来。

电梯里一时陷入诡异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