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番外2补办婚礼

    “爸爸,把杯子给我拿着吧。”

    才三岁的陆子茂看见江淮脸上出了汗,在他的旁边拽住了他的衣袖。

    路过的人都有些奇特的看向这个小孩。

    一个是因为他长得好看,结合了陆无祟和江淮的基因,要是这张脸上电视,绝对分分钟斩获一大批妈妈阿姨粉。

    另外就是,他明明不大的年纪,偏偏脸上没什么表情。

    普通的小孩脸上的神情多姿多彩,一会儿一个样,可是陆子茂不是,要不是他小时候笑过,江淮都怀疑他儿子是不是面瘫了。

    他也带着陆子茂去医院看过,怕他有心理问题。

    但没有,医生说他一切正常,只不过性格就是这样。

    后来陆无祟又和他坦白,说自己小时候也差不多这样,江淮这才放下担忧的心。

    江淮刚想把杯子给他,旁边就伸出来一双大手,把杯子从他的身上拿走了。

    他转过头去,果然看见陆无祟面色不善。

    陆无祟轻哼一声:“我刚刚给你要你不给,怎么他要你就给了?”

    江淮试图跟他解释——尽管每次都解释不通,“因为我刚刚还没累啊,现在他问了,我也正好累了。”

    陆无祟揽住他的肩膀,又道:“真累了?那老公背着你好不好?”

    江淮刚想说些什么。

    旁边的陆子茂板着脸道:“父亲,爸爸他是个大人了,会自己走路。”

    这孩子和陆无祟一个样。

    在别的小孩连句子都说不通顺时,他已经可以用通顺的句子和大人对话了。

    陆无祟在孩子面前,还是要点面子的。

    他清咳了一声:“我知道。”

    尽管陆无祟一直暗戳戳吃儿子的醋,可儿子却对他非常崇拜。

    这个时候的陆子茂,尚且没意识到父亲和他争宠的真相,只知道爸爸不是他一个人的,还是父亲的。

    游乐园里,多的是一家三口来游玩,江淮他们一家在人群中并不显得突兀。

    除了他们的长相比较引人注目。

    这次他们一起出门玩,是由于陆子茂的老师给他们布置的一个作业,让画一画假期出游的人们。

    起先江淮想带着他去集市玩一玩。

    但陆无祟看了一眼,觉得画集市未免太生活化,而且假期闷在家里太可怜,于是就把两人给带了出来。

    陆子茂看着盛大的游乐园——到底是年幼,贴在江淮的身旁,时不时发出小声的惊叹。

    在家里,陆无祟天天忙于工作,别说带孩子旅游的时间,他连自己休息的时间都很少。

    而江淮呢,在毕业后专职画画,空闲的时间也不多,外出采风也仅限于家门口的院子。

    一家三口都有些兴奋。

    玩了快一上午,江淮才带着孩子坐一坐,陆无祟替他们点好了单,看着父子两人边擦汗边坐下。

    基本上是江淮给儿子擦。

    这点运动量对于陆无祟来说算不上什么,所以他根本没怎么出汗——可出不出汗是一回事,看着面前这一幕刺眼又是记另外一回事了。

    陆无祟状似不经意清了清嗓子。

    剩下的两个人丝毫未觉,江淮给儿子擦完汗之后,才注意到陆无祟,轻声问:“怎么了嘛?”

    陆无祟:“……”

    当着孩子的面,陆无祟还是有分寸的,只是话里话外透着一股酸味儿。

    他道:“给儿子擦,怎么不给老公擦?”

    江淮意识到什么,脸色一红。

    尽管他们结婚的时间不短了,可江淮还是适应不了陆无祟时不时讲这种话。

    主要是还是因为陆无祟长得帅。

    所以哪怕是这种酸话,听着也是令人害臊,而不是油腻和乏味。

    江淮重新找到了个新手帕,伸出手想给陆无祟擦汗。

    没等他的手触碰到陆无祟,陆无祟却攥住了他的手腕,把手帕拿下来,轻轻的给江淮擦脸。

    直到把江淮脸上的薄汗擦干,陆无祟才收回手。

    然后就着那张手帕,随意擦了擦自己。

    旁边有暗戳戳偷瞄他们一家三口来养眼的路人,见状差点捂嘴尖叫起来。

    这也太会撒狗粮了吧!

    陆子茂睁着眼睛看着,若有所思。

    陆无祟漫不经心道:“你们还有什么想玩的没?玩尽兴了再回家。”

    不等陆子茂说些什么,反倒是江淮激动了起来。

    他有些撒娇似的对陆无祟道:“还有旋转木马没坐呢。”

    陆无祟对他百依百顺,只是个木马而已,立刻大手一挥,带着江淮和儿子往木马那边去了。

    陆子茂:“……”

    其实他觉得,这次出来,可能不是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