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客文学 > 历史军事 > 赘唐 > 第二十二章 长安街头的小摊(上)

第二十二章 长安街头的小摊(上)

    作为盐运使李锜的长子,李奕别看其貌不扬,但智慧超群,心机更是让知道他的人害怕。

    甚至于李锜能拿下盐运使的位子,并得到天子的信任,都离不开李奕的出谋划策,在李家于朝中,李奕就如同智囊一般的存在。

    若问前五次,飞贼声东击西,为何李家没有抓住,不是李奕不想抓住,而是他想确定一些事情,更是同白幼美一样,看出了飞贼的骄傲与自信,内中规律,也是被他早早察觉。

    至于飞贼所盗取的物件,数次之内,绝非是什么重要之物,但这最后一次,还真被摸到了门道,还真拿走了对他们父子而言的关键物证,这也算是李奕的一次小小失算。

    这般失算之下,李奕要说没有怒火,那不是可能的。

    但在平日内,他人前都是宽厚笑眯眯,给人一忠厚老实模样,也只有真正熟悉李奕的人,才知道李奕心中越是愤怒。

    但好在终于抓住了一个,另一个也是望眼欲见。

    看着一群人陆续走出茶楼,往西市方向而去,李奕依在窗户边,居高临下,看着长安城内的万家灯火,嘴角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原本摊开的左手,渐渐握紧,道:

    “就算是再厉害的蛐蛐,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

    “小郎,这真的有人买吗?在家里,我们觉得好吃,但这是长安,大家的胃口都刁钻着呢!”

    “离丘啊,你是不是小郎的人?小郎我的手艺,你还不知道吗?只要是我亲自下厨,那就没有哪个人的胃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

    还有,今晚只是实验,所以面和的少了些,也等着夜市快要结束才来,这么做,小郎我担心的可不是没人,而是担心人多了……”

    西市边缘的一条偏僻小道处,一辆并不怎么起眼的小推车,停靠在一侧。

    白幼美一边用心的和面,查看着水分加的多少,一边让一侧的离丘,往炉灶里添加煤炭,以便先燃起炉子。

    大唐的煤石,早就用到了普通人家内,只不过开采不容易,外加运输困难,用的很少罢了,远不如烧炭方便。

    白幼美也只是拿着几日前京兆府终于下发的一万赏钱,寻到牙商,购买了些,想要看看和烧炭相比,煤炭做煎饼果子和炒饭的火候效果如何,谁让大唐没有煤气灶,否则也不用这般麻烦了。

    至于用柴火在路边支个临时小摊售卖,白幼美也不是没有想过,但经过打听才知道,这长安的夜市,在专门管理市场的市署管理下,里面的毛毛道道可是多着呢!

    以前也不是没有人,像他一样,图着省去门面房的租金,在路边摆摊,但因用柴火做熟食,又是流动性的,便是弄得乌烟瘴气,旁人也做不成生意。最终可是被市署罚过钱财,连工具都被收缴了。

    有此前车之鉴,白幼美自不会去犯同样的错误,只不过换上煤炭,算上前两日他专门寻匠工打造的炉灶,一些成本花费高了些。

    粗略估算去,至少一个月才能回本,而在摆摊前的准备上,京兆府的那些赏金,早就被花的一干二净,连带着嫡母让带着的一些钱财,白幼美都用了不少。

    对于摆摊这件事本身,白居易当然是反对的,但在白幼美这些时日内的接连保证,还有个中言语诱惑下,算是勉强同意下来。而在白幼美做此事之上,白居易还有一个大前提,还是课业问题!

    他每隔五日,会亲自检查,这比在离山家园内,还要严苛一些。

    摄于二兄白居易的“威胁”,外有对挣钱的执着,白幼美无奈认了下来。

    在他的规划下,晚上出摊,白天除过一些准备工作之外,实际有大把的时间温习。何况在前段时间,转变思路之后,白幼美在心中对科举已经不是多么的抗拒了,拿个贡生也好,以后就算是考个进士,在大唐这个社会上,也至少有阶级上的便利,算得上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小郎,火行吗?”

    离丘脸上有些煤灰,在路边的灯火下,一抬头看去,便有些黑兮兮的。

    白幼美用手背试探了下他专门让人打造的平底锅面,点头道:“差不多了,小郎我要开始做煎饼果子了,鸡蛋都备好啦。等会你拿着我制作的扩音器,大声宣传就好了!”

    想到大庭广众之下,要大声叫卖,而且还是在人头挨着人头的长安西市,离丘有些扭捏道:“小郎能不能不喊啊,到时候,那些人闻到香味就过来了!”

    “记得家园中说的话吗?从今夜开始,小郎我可是给你开工钱的,老郑想来我都没叫他来,让你跟着,那是看重你,懂?还有呐,若是面团后面还剩的有,小郎我再奖赏你一个煎饼果子,不要钱!”

    “真的?”离丘显然被白幼美最后一句话给说的心动了。

    “真的不能再真,嗯,来客人了呢!”

    白幼美同小仆说话中,手上搅面的动作没有停,一双眼睛则是盯着路过的行人。

    不得不说,他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