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摊牌

    黛玉拜访荣国府的日子,正好是贾玴与贾琏约定的日子,贾玴便护着轿一道去了。

    在垂花门前落轿后,紫娟扶着黛玉准备去见贾母,雪雁带着一车礼物在一旁伺候,贾玴便准备掉头去凤姐院,这时鸳鸯过来传话,言各老爷都在荣禧堂等着贾玴,贾政为此特意休沐,贾玴想,这三堂会审,八成是贾琏口风不紧,让人偷听了墙角。

    于是在鸳鸯领路下,黛玉第二次拜见了贾母,贾母心事很重,虽然欢喜黛玉,只让鸳鸯收了礼,便让黛玉去了屏风后面,那里,一众女眷皆在,黛玉便又让紫娟分发了,礼物用精致的檀木盒盛放,打开后,里面是粒粒色泽饱满的珍珠,黛玉:“还有些绸缎在外边,已着雪雁送到各院子里了”,凤姐的消息比较灵:“我昨天就瞧见宫里拉来了两大车,可是这些?”黛玉点头称是,凤姐大喜,她原就喜欢这些权势之物,众女也一一言谢,打趣追问由来,一派温馨。

    贾玴这,贾母上座,贾赦贾政陪坐,便是宝玉,看着情势不对,也没闹着去屏风后厮玩,贾琏看着贾玴,一脸无奈的表情,荣禧堂阴云密布。

    严格说来,这件事对大房来说是好事,贾玴身为族长,在袭爵上有一定发言权,过继子嗣,更是绕不开他,贾母一心要扶贾珍上位,便是如此考量。

    高堂上,贾母这次放低身量:“玴哥儿,可对荣国府的袭爵有没有说道?”特意提了荣国府,意义不言而喻。

    “这是老太太家事,玴不想,也无资格插手。”

    贾母听后放心了,她刚才特意没有指名,就是怕大儿子犯浑起来,此时两房已经闹的不可开交,贾玴目前无疑可以决定胜负。

    贾玴本待起身告辞,他前几日忙着接黛玉,有些懈怠,事务都堆积了,听着屏风后的莺莺燕语,于心不忍,有了计较,又坐了下来:“难得今日都在,老太太便请诸位姐妹嫂子一起坐下吧,把琮哥儿与环哥儿也唤来,玴有事要商。”

    众人见他说的沉重,便拉了两张桌子,又用屏风隔开,贾玴见都齐了,开口便将众女吓坏:“三年前,忠顺王安插了几个探子进来,我本不予理会,毕竟历朝历代皆是如此,没几个探子在,皇帝也不放心,不想那几个探子竟过了界,不但打听女眷生辰,更悄悄偷画了,想传到那王府去。”

    众女一声惊呼,那忠顺王父子一直以好色闻名京城,如此一来,焉还有名誉在?就是王夫人,也觉得不怎么自在。

    贾玴接着说到:“老太太这些年,能维持荣国府不坠,实功不可没,玴甚为佩服,易地而处,只怕也无能超越,不过正因为我等是顶级勋贵,所以敌人必然也是同等级的,一朝失误,便是满门抄没,不会有重来的机会的。”

    “什么失误?”

    “自然是宝玉身上的这块玉了,玉,国器也,宝玉衔玉而生,京城无人不知,贾家又有庞大的军中人情,有这么神奇的玉,莫不是荣国府想仿效太祖?”

    贾母对着王夫人骂:“还不是你这腌妇做的好事。”又对着贾玴道:“当初老身也担惊受怕,这几年一直娇养着宝玉,我瞧着事儿都过去了。”

    贾玴自顾自说到:“我知没有皇帝授意,忠顺王打探消息的胆子有,打探女眷的胆子一定不敢,他敢明目张胆坏我姐妹名誉,那就表示,皇帝已经把刀架在贾府头上了,因此,挑了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去皇宫里见了皇帝。”

    众人大骇,黛玉甚至急得快哭了,迎春只是握着黛玉的手,探春机敏些,说着安慰的话。

    贾玴朝黛玉道:“妹妹放心,无事的,”又对众人道:“皇帝自然没这么好见,我当时一拳一个,足足打折了三千禁卫,然后才见到了皇帝,愉快地交谈了一个时辰,老太太放心,皇帝也跟我们一样,一个鼻子两个眼,无甚神奇的。”

    贾赦本以为自己交好平安州节度使,已经是胆大妄为了,不想自己的小辈更加厉害,不但敢去揪皇帝,还让他做成了。

    贾母吓哭:“缘何如此,缘何如此啊,你这样一来,天家哪里会揭过?”

    贾玴轻描淡写:“老太太,宝玉出生那会,我三岁,刚刚启蒙,那一年,我安排了金陵两个贾家中人,一文一武,文的去考了秀才,武的去了辽东,老太太可知最后怎么样了?”

    “中了秀才的,被人灌醉丢下河里,从军的,被人出卖给送到女直的包围圈里,我事后派人追查,把人灌醉的,是锦衣卫出的手,出卖信息的,是王子腾的手笔。”

    贾玴紧紧盯着贾母道:“老太太,现在可还有幻想?”

    王夫人不乐意了:“怎与我兄长扯上关系了?”

    贾玴:“夫人长居闺中,不了解外边的阴谋算计,政老爷居朝堂多年,这么明显的算计还瞧不出来?”

    当场将贾政斥的无地自容:“贾家以军功起家,后继无人让王子腾钻了空子,政老爷自己不思进取倒也摆了,卖女求荣也是家族手段,但所以人都可送女入宫,唯独贾家不可以。”

    贾政从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