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客文学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天下无双 > 第七章 黛玉初赠香囊

第七章 黛玉初赠香囊

    荣禧堂内,诸事完毕,贾玴还记得初衷,便让贾琏去凤姐院稍候,并见过迎春探春:“两位妹妹可慢慢整理衣物,之后挑个黄道吉日过来,”迎春与探春一起福了个礼,探春更加大气:“多谢玴哥哥。”

    出得荣禧堂,此时的仪前门已经一片狼藉,贾玴与黛玉并步而出:“林妹妹,哥哥给你变个戏法怎么样?”

    黛玉:“是什么戏法啊?”

    只见贾玴右手虚空一握,裂开的大地,竟慢慢开始愈合,随后手一挥,地面平整如故,黛玉很惊奇地问看着贾玴:“哥哥是谪仙乎?”

    贾玴敲了一下黛玉脑袋:“太文绉绉了,见过还要吃饭睡觉的神仙吗?”

    黛玉吃痛,见贾玴并未走,等着自己上轿,终于鼓起勇气,先郑重福了一礼,然后从衣袖里掏出香囊:“年前家中变故,哥哥一直遣人奔波,父亲病倒,全赖哥哥之助,今又为亡母申冤,无以为报,只愿哥哥洪福齐天,少动刀兵。”

    芬芳雅致的香囊,是古人爱恋的证物,贾玴猜估计教养嬷嬷说不定还没有来得及教黛玉香囊的含义,但,不表示他就不收下了,这个香囊外型精致,显得很用心,针线歪歪斜斜,就更弥显贵重了,因为这必是黛玉初次的练手之作,算算时间,怕是从扬州就开始绣了,贾玴很满意:“妹妹心善,哥哥答应妹妹,一定少动刀兵,对哥哥来说,这个礼物是最珍贵的了”,又蹲下身悄悄对黛玉说:“雪雁是呆雁,不懂,妹妹可悄悄问紫娟香囊是什么意思。”

    黛玉眨了眨眼睛,目光透着疑惑,贾玴也眨了眨眼,目光带着挪揄。黛玉很聪慧,渐渐羞红了脸,头都抬不起来了,眼睛又挂满泪珠,贾玴可不敢让黛玉流泪,还泪的诅咒现在还在呢,赶紧哄:“好妹妹,可莫哭了,哥哥可不是取笑妹妹,以后,哥哥的香囊都交给妹妹可好?”又答应去城外的清虚观为母亲祈福后,黛玉的眼泪才没掉下来。

    望着泪光点点的黛玉,贾玴由衷赞美:“凤凰九天鸣,妹妹渡红尘,认识妹妹,不虚此生了。”

    黛玉害羞:“哪有这样的打油诗?”

    贾玴:“我若添了妹妹的字,假若这句子流出去,才是对妹妹的不敬呢。”

    黛玉方才放过贾玴,也时刻提醒自己,女儿家的闺字,可不能随便传出去的。

    贾玴存心要抬举雪雁,吩咐她:“你去跟尤嫂子说一下,我今日有事,可顾自摆饭,不必等我。”

    到了凤姐院,贾琏与凤姐已经摆好酒菜久候了。

    贾琏记挂着爵位,贾玴只是冷笑:“王子腾只是不足挂齿之辈,皇帝也是被当了刀子而不知,幕后另有黑手,琏大哥确定要爵位吗?”

    一番话说得两人冷汗直流,谁能,谁又敢把皇帝当刀子?怕真是要变天了。

    “贾王氏的谋划,起于王子腾,王子腾也是个有心人,起步于太上皇,今向皇帝示好,皇帝如今只掌了户部与吏部,一直想掌兵部,正好以王子腾为内应,抄没贾家,待时机成熟,再将开国勋贵一并除去了,这是皇帝的算计,但岂不知螳螂捕蝉,雀趁其后,皇帝的每一步,都被其引导,被其利用,当皇帝以为自己成功的时候,也是他完成布局的时候,那时候,可真是赤地千里,十室九空啊。”

    “况且,这黄雀背后,还有猎人虎视眈眈。”

    贾琏的脑子已经转不过来了,这里面心机太多,但至少知道:“那荣国府岂不是很危险?”

    贾玴点头应是,边上的凤姐抓住了关键:“所以玴哥儿是想让我们出府?”

    贾玴赞许:“嫂子虽未识字,却是找出了一条活路,琏大哥可知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

    贾琏乃是纨绔,只识了几个字,贾玴耐心解释:“典出春秋,当时晋国君的情况与贾家何其类似,琏大哥有空,可找赦老爷详加商议,如今林姑父在扬州独力支撑,琏大哥有心,我可修书一封,琏大哥并嫂子一起,在金陵与林姑父遥相呼应。”并强调:“金陵的事很重要,若事成,当能取荣宁第三个爵位。”

    说到这里,贾琏已经动心了,说实在,因贾母之故,他在府里其实就是个管家跑腿的,如今有机会自己挥斥方遒,背后的贾玴又是个有能为的,那一剑,可真是鬼神莫测呢。

    贾玴又说到:“若决定,就要尽快启程,这个年,需得在外过,琏大哥到时候依计行事,但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我会亲下扬州。”

    水镜台,是京城最有名的梨园,高四层,每天都有两班人马唱曲。

    贾玴挑了个位置后,要了杯茶,此时正演齐天大圣闹天宫,那小旦把棍子舞得飞快,引来一阵阵喝声。

    一名中年人迳自坐在贾玴身边:“先生今日好兴致。”

    贾玴:“确实好兴致。”

    “那先生今日,可有兴致陪我,下一残局?”

    “如你所愿。”

    棋局摆好后,中年人发问:“先生观这盘棋如何?”

    贾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