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客文学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天下无双 > 第二十章 抄家之危

第二十章 抄家之危

    翌日一早,忠顺王便遣了家丁去寻苦主,寻了苦主,又有好事者众,当下沸沸扬扬的数百人,跟着忠顺王的人,来到荣国府前,有王爷带头,有暗处的人拱火,喝彩的人分外起劲。

    荣国府内,贾母怒气冲冲,王夫人心神不宁,元春神色自若,大房贾赦因有皇帝的赦免一书,反倒老神在在,喝着茶哼着曲。

    贾母问王夫人:“可曾有放印子钱?”

    王夫人回的断断续续,贾母一看便明了:“这可是抄家大祸,怎能如此行损德之事。”

    此时忠顺王已在荣禧堂外,众人便迎了进去,国公府重地,寻常人无旨是不得擅入的,忠顺王如今自觉胜券在握,在高堂上说:“今有百余乡名控告府内,私放银钱,赦公以为如何?”

    贾赦哼了声:“王爷只管查证。”

    忠顺王:“既如此,本往这便请旨...”

    外边传来贾玴的声音:“王爷要请何旨?”

    忠顺王怒道:“自然是抄家的旨,外面那数百人,就是荣国府的罪证。”

    贾玴到来后,大厅便有了主心骨,贾母松了口气,屏风后的元春,也暗暗放心,尽管有信心,但实在二房所为,太过于违反乾律了。

    贾玴:“那王爷,便与我一道去看看那些人如何?”

    忠顺王:“本王正想看看先生,有何手段。”

    出得府外,忠顺王请来的状师正在奋笔疾书,为众人写述状,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这时间,已写了不下十份,众人一起画押,准备好一起去顺天府。

    贾玴拿过状子称赞道:“好字,好字。”

    状师甚是傲气:“被你称赞,无端污了我的字。”

    贾玴:“这十份状子在我手里,”点了领头几人的名,”这些是你们所述的吧?”

    领头的路人:“自然不会有差。”

    “既如此,那请你等再口述一遍,劳烦这位状师再写一次。”

    忠顺王感觉不妙了,状师道:“有何难哉。”于是提笔再写。

    贾玴让人搬了椅子,自己居中在街中心,又让人请忠顺王入座,但此时忠顺王哪有心思入座,急的在后面使眼色。

    又十份状子写完,贾玴啧啧赞叹:“王爷你看,这里每一份状子的时间银钱都对不上,可见是来存心闹事的啊。”

    状师冷汗直流:“许是人多,有所疏漏。”

    “国公府的事,能是疏漏两字能解释的?”又对忠顺王说道:“王爷你说,按律该如何?”

    忠顺王断臂求生:“冲撞国公府,按律当斩。”

    “左右,拉下去,杖毙。”

    贾玴拿着两份完全不同的述状,一下一下敲着桌子,每敲一下,状师就传来一声哀嚎,等敲到三十下的时候,哀嚎曳然而止,贾玴站起来走向众人。

    他每走一步,众人便退一步,退出了荣宁街后,贾玴道:“正好今日有兴致,不如同去顺天府?”

    包括忠顺王的暗桩在内,皆不敢再闹,跪下言不敢。

    贾玴吩咐小厮:“与大姑娘说一下,可将东西送来了。”

    小厮进得厅堂报信,贾母不解,于是元春便说道:“族长这是让太太将印子钱的凭据送过去。”

    王夫人心疼银子舍不得,但此时形式逼人,只能命周瑞家的抬出一大箱子借条,只气的贾母不顾形象锤足大呼。

    健仆送来后,贾玴也不看借据,将两份不同的状纸也放入箱中,对着众人道:“印子钱一事有损阴德,今玴烛龙一炬,上体圣眷,下体乡民,各位以为然否?”

    众人口称大德,拜谢后离去。

    同时贾玴也扣留了门口小厮,使了个眼色,有小厮心领神会,装着慌慌张张去报信。

    贾玴对着忠顺王道:“请王爷看戏如何?”

    忠顺王:“本王有何好处?”

    “王子腾与贾家为秦晋之好,他掌京营节度使,不符合王爷的利益。”

    忠顺王于是当先进入。

    小厮慌慌张张来报信,言说乡民闹事,元春得了暗号,于是时刻准备。

    此时忠顺王与贾玴也进来了。

    贾玴叹气道:“老祖宗,那些乡民一口咬定荣国府的二太太,因此,需得请二太太去一趟顺天府。”

    王夫人只吓得脸色发白,去一趟顺天府,她焉有清誉在?贾家的祖坟都不一定能入了,元春赶紧抱住王夫人,在屏风后说道:“太太也是不知情的,太太家里还有账本,一应所得,都拿去给舅舅打点了。”

    忠顺王暗喜,这正是他想要听到的:“账本在哪里,快快拿来,本王可为你担保。”

    于是元春交代了藏账本的地点,让周瑞家的去拿了。

    片刻后,周瑞家的进来跪下:“太太,姑娘,那账本不小心让火烧了。”

    大厅一片安静,王夫人还在云里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