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活第七天

    63

    我回答了谜语人几个问题。

    然后我说:“你这么喜欢谜题,为什么不出本书呢?或者出个解密游戏之类的?”

    “那很没意思,真的。”他说。

    但是他叉着腰,我感觉他心里很满意我的想法。

    64

    现在我俩蹲在路边唠嗑。我听见远处的枪响,混乱的声音和烟气滚滚而升,这里却挺安静的,可能这里是谜语人负责的,然而他对我很满意,于是就没做什么。

    这人真挺好哄。

    “你也觉得那种人挺那个的吧,”我说,这句话没什么意思,全靠他的理解。我手里还端着尼格玛刚才从超市里抢出来的冰咖啡。其实也不算抢了,大家都已经跑了,但是那个超市的店主跑得太匆忙,没有把门锁上,于是他进去拿了两杯咖啡,很贴心,正好我现在是点迷糊。“韦恩那种人。”

    “哦?”他吸了两口咖啡。

    “别装啦,你知道他是——”蝙蝠侠,我比的口型。“还有他的小媳妇儿。”我比划了一下头“绿头发的那个。”

    他稍微卡顿了一下。

    “你这样一来很没有意思。”他咕哝道。

    “只是英雄所见略同。”我说。“不过你是推理出来的,我是直觉。不太一样。”

    “直觉可不能知道这样的东西。”他也照头比量一对尖尖的耳朵。“你说呢?西蒙。”

    事实上我看过剧本之类的,想不到吧,虽然都没怎么记住就是了。

    “好吧。”我说。“我忙着糊弄日子。没什么雄心大志。”

    “你这样的人没有雄心大志真是一大损失。”

    “聊点别的。”我不怎么想扯这种话题,什么的一大损失?犯罪界?“你的名字很烂梗你知道吗?你这么聪明,不像是会起这种谐音烂梗的样子的人啊。”

    “那时候刚出道吗。”他喝了口咖啡,冰块在杯子里撞击的声音和远处连绵不绝的枪声相得益彰。“孩子刚出生的时候,父母总有那么多的想法,最后大多还是走出了最烂的一条路。”

    “你在乎孩子吗?”我问。

    “事实上,”他又哧溜了一口,“在乎,也没那么在乎。我是我的时候,这名字还重要吗?我的名字既是我又不是我,这很好。”

    “好吧。”我说。

    他向我点点头。

    “你要回去躺会吗?”我问他,其实是我想躺会。“阿卡姆?”

    “你送我过去?”他问。

    我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实在是有点提不起劲,黄豆说我得赶紧休息一下,因为刚才用了一下吸血鬼的技能,而我现在的状态,简单说,就是身体有点透支了。

    “嗯。三楼微波炉和五号锅炉边那有东西,我猜是炸弹。就没什么新意。”我说。“我在楼里晃了一大圈呢。我们那个破微波炉旋钮那擦不干净,你弄得太新了。锅炉平时动静很大,今天也不对劲。”

    “我自己走回去吧。”他说。“太失败了今天,别跟别人说我出来过。”

    “哎呀。”我说着掏出手机给那个匿名邮箱发邮件。“我找人给你送回去呗。”

    “不行。”他坚定地拒绝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好啦,我没发。”我一滑屏幕向匿名邮件发了一个定位,说。“那你弄辆车,我给你送回去?我不会开车锁。”

    不,我其实有□□,只不过是不想就这么犯罪了而已。这很逊耶。

    65

    他挑了辆绿色的甲壳虫。

    “新鲜呀,这个颜色。”我一脚油门朝公路开。“年轻啊。”

    他看向车窗外。

    “多好呀。绿色的谜语人弄个绿色的车,真棒。”

    “你别这么说话行不行。”

    “嗯,那我问问,在厂区里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出来?”

    “喔,其实我观察你挺久了。”

    合着从我来哥谭开始就被各路神仙监视啊?所以我是不是被默不作声保护了很久?

    别让我对自己那些阴暗的小想法愧疚啊,尼格玛。

    “……那个厂子到底有多少毛病?”

    “你自己找找看?”他突然转过脸,狡黠又阴险地一笑。

    “找个屁。”我说。“我就是个混工资的。我可不想知道那么多。”

    66

    我一路开车,直到一个地方。

    我们被蝙蝠侠和红罗宾拦了下来。

    谜语人发出一声哀嚎。

    “送他回去吧。”我说。“厂区里还有炸弹,但是没什么人了。办公楼三楼休息室的微波炉,还有五号锅炉。”

    “你就这么告诉他们了!”谜语人仿佛失去了新鲜的颜色。

    “昂,对啊。”我疑惑地看着他。“我可是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