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活第十天

    97

    大哥短短一句提姆,带给我无限的困扰。

    98

    “哎呀,别想啦。”小黄豆说。“没准是谜语人说你已经都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呢!”

    “那我岂不是凉凉了?”我惊恐。

    “那有心人推理出来不是很正常的嘛?你看提姆,他不就是?”小黄豆语气笃定。“安心啦,而且,如果你继续开车不看路才会凉凉呢。”

    “首先我不是什么跟踪狂,其次我在很认真看路,只不过想了一些事情,不耽误——”

    我的车颠了一下。

    “开车……”

    我轧到谁了………

    98.5

    “你看。”小黄豆摊手。

    “我不想看。”

    99

    被轧的人是杀手鳄。

    他从下水道爬出来,脑袋刚好顶到我的车轱辘。

    他搓搓被压了一道轮胎印的光头:“妈的哪个瘪——哦,西蒙。嗨,早上好啊。”

    我猜他可能是也开过阿卡姆人才大会了。

    “你没事儿吧?”我抽了张湿巾给他。“你要不要去医院?”

    “哦,不用不用……”

    100

    最后我和杀手鳄吃了顿塔可钟,除了店老板挺恐慌的之外,我们两个人高高兴兴再见,上班的上班,不知道干嘛的不知道干嘛。

    101

    我因此困扰倍增。于是又窝在电脑前一上午,线上开会的时候直愣神,戴着耳机发呆,开完会还是愣神,摘了耳机坐在那,什么也不干。我想思考点什么,但是我又想不出来答案,于是在思维的停滞中两眼发直。

    确实,现在我也没什么要做的,这时候我一边脑子里挂着想不明白的事,一边盘算着辞职,我不想在这耗费自己的人生了,但我又觉得自己对别人的生命有责任。这事情困扰我太久了,我有点想吐,不是生理上想吐,就是有心里头想……吐。

    我在说什么呢,啊呦。

    “嗨,嗨,醒醒。”小黄豆说。

    “我醒着呢。”

    “中午该吃饭了。”

    “我有些不想去。”我说。“我不吃人饭又不会饿死。”

    “你还在想早上那个事儿呢?”

    “哎。”我叹气。“我也不知道。现在就感觉我自己过了很多讯息。我可能不是做侦探的料,虽然也确实没做侦探吧,我可能有点蠢……”

    “你一点也不蠢。”黄豆说。

    “唉哟。”我泄气地趴在桌子上。“事出无因必有妖。”

    “仅仅是因为杀手鳄没有把你暴揍一顿,你就觉得不对劲儿啦?”

    “你说呢?”

    “可能除了打人之外,这群人也偶尔有正常的生活吧。”

    ——他们偶尔是正常人。

    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

    “比如脑袋被车压了之类的。”黄豆点着头说。

    “这哪里正常了喂!”

    102

    我仰着脖盯着白色带着黑麻点的天花板。这天花板很艺术,它没让黑色麻点散布得像霉点一样恶心,但是也不怎么好看,多么波洛克!

    其实我觉得有些时候,这群反派还是可爱的。

    想想看,他们弄死了你可恶的前任,老板,上司,老师,霸凌你的人,难道你不会在心里小小地窃喜,说一声他们简直活该,然后再谴责那些反派,因为他们是反派,于是就可以只当他们是苍蝇老鼠,因为坏事不是你做的,所以就心安理得地认为“恶人自有天收”,可那是真的吗?

    那些恶毒的想法只有生出它们的人拥有,这些人并不领受这些恶毒,他们只领受他们应得的,虽然那也不算少了。

    “你觉得阿卡姆里的人都该去那里吗?”我问。

    “差不多吧。”黄豆说。“小丑之类的。”

    “他疯之前可真正常啊。”

    “是挺正常的。”黄豆说。“可他结了婚,结了婚的男人就会变态。”

    “那双面人他们呢?”我问。

    “他有未婚妻,急冻先生有老婆,人蝠也有媳妇,哈莉和毒藤是一对。”

    “可是阿谜,草草,贝恩,爬爬还有鲨鲨他们也没有啊,他们不是单身吗?”我说。

    “单身的人也会变态。”黄豆于是搓着下巴,说:“我懂啦,人只有在失恋的时候才正常,有对象的时候和单身的时候都是变态。”它笃定的语气,好像找到了真理。

    “原来如此,这就是超级英雄们来来回回换女朋友的原因?”我也搓搓下巴。“那超人怎么说?”

    “他,他……”

    “所以亲密关系并不是人变态的原因。”

    “我懂啦。”黄豆点头。“人类都是变态,超人不是,因为他是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