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活第十二天

    125

    有点累了。

    睡觉的时候,我一肚子心思,盘算着辞职,辞职之后找个什么活干干。我想找个地方待着,能容得下我还有石头蛋。

    我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狗屁职务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境地……也没我说得那么糟,至少来了之后认识了一群有意思的家伙,虽说可能不全都是好人吧,但用“境地”这个词是不是有点言过其实小题大做了?

    126

    睡觉的时候寻思事儿是容易想一半就昏然陷入一片漆黑的。

    但是很显然我是一下子陷入一个谜一样的境地,一个甬道……温暖,令人舒心的,纯白……

    我保留着理智。

    这种理智令我压抑。

    我越落越焦躁。

    又不是爱丽丝,怎么会掉得这么久?

    我出不了声。这是梦,确实是梦。

    我又想,万一是那种身体有反应的梦,从这长而温暖的通道里掉出去代表着什么?万一起来发现自己拉了一床——唉哟,我是听说有那样的人了,但那都是睡觉前就想拉肚子的人啊?

    哎,我确实也是有那么点不舒服……

    我于是更焦躁了。

    在焦躁中不知度过了多久,我轰然落地。

    其实就是屁股着地,嗐。

    这地方依旧是白色的。纯白的草像针一样从地里刺出来,纯白的枯木毫无感情地杵在那里,远处隐约有纯白的高山,寂寥,失去了一切生机,它、它们好像已经死亡——一个死去的地方?我的形容词是不是有些问题?但我确实也找不出别的词。这里许久没人到访,更不可能有活口。恐怖故事或者游戏里喜欢把死亡和黑色的阴影挂钩,好像只有夜晚能给人未知的恐惧,但这里太亮了,好像硕大的无影灯成为了太阳,在我的脑袋里狂放地舞动着自己的光……亮得能把我晃瞎。

    可这里确实是恐怖的。

    空无一物,寂静,毫无安心可言。

    我漫无目的地走,然后开始狂奔。

    这一跑就停不下来自己的脚,好像没法打断的自动寻路,脑袋彻底和身子离了婚。如果要用好梦还是噩梦形容,这一定是噩梦,这里冰冷彻骨,而且也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跑吧!带给我一个答案!我想。至少给我一个终点!

    127

    然而并没有一个什么终点。

    终点就是我醒了。

    还多了一小撮白毛。

    它长在我的鬓角,显得我有点非主流。我不喜欢这样,因为我的头发已经红得离谱了,再加这样一撇,实在是没有商务人士的样子。

    好在没长在额头,否则简直和杰森撞款了……他现在活过来没有?我见到了迪克,提姆还有达米安,偏偏就是没看到他。他可能在宇宙出差,也可能开开心心做□□大佬吃小汉堡呢。真自由呀,我也想这样。或许有时间应该问问提姆……

    哦,头发……

    要不去染个头试试?

    “你知道这白毛是怎么回事吗?”我问黄豆。

    “让我翻翻记录……是那个白色乌鸦头还有一段回忆。”

    它帮我点开属性栏,精神值高得异常,直接飚到了五百多,技能则多了一个“仪式”。

    “大概就是这样……吧?你有回忆到什么吗?”

    “回忆真没有,倒是做了一个特别狗屎的梦,一个亮得让人发慌的地方,我在里面狂奔。”

    “啊,那你就是想辞职。”黄豆打开了周公解梦的网页,上面写着“梦见奔跑:极度担忧,生活遭遇挫折,想要摆脱现状。”

    那倒也不是不对吧。

    “那一段回忆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我也不清楚。”小黄豆说。“但是乌鸦头会让你头发变白,精神值极大提升,并且给你一个仪式的技能!”它把使用记录给我看了一眼。“用完之后上面才写清楚。”

    “等会,头发变白,是全白吗?”

    “噶……让我看看。”小黄豆挠了挠头。“白了也挺好看的啊,吸血鬼白毛那不是经典配置吗?”

    我一下子很不爽。

    “这太刻板印象了,我不喜欢,要那样我就把这玩应染成绿的!”

    黄豆沉默了一下,然后说:

    “那你会看起来像个emo酷儿惹。而你现在要是梳个背头的话还能挽救一下你神似变装女王的气质,起码能变成铁t。”

    “行,行。”我弄了点发泥闻了闻,香精味,生产批号看不懂。我平常不爱弄这个东西,每次都买,也每次都放到过期。“我看起来不够甜爹吗?行,你不用说,我知道不像,不是我说,商城里就没有那种改变身材的东西吗?”

    “没有。哪有那么容易的东西啦。”

    我嘁了一声,专注地直往后捋头发。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