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活第十三天

    136

    我检查了一下小黄豆,但是我对电子产品并不怎么精通,所以只是安慰了自己,并没有解决什么其他问题。

    我决定抽一发十连。

    人是会有那种奇怪的想法,比如说那种均衡啊,对撞啊之类的,在考试之前买一支股票,假如跌了就证明考试能考好,因为运气是守恒的。

    但假如涨了也说明考试能考好,因为这证明了未来自己运气处在一个总体上升的趋势。

    人在安慰自己这一方面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自然,我也很难逃脱这种想法。

    抽完了就去找石头蛋吧。我这么想,抽出来的东西也就无所谓星级。我只是抽出来,也没清点就一股脑塞进了背包。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结果。

    无论是什么都是好结果啦!

    136.5

    虽然这么说,我还是看了一眼。

    因为有一道金光!

    四星保底是一根鱼竿,属性是“绝不空军”。每个月可以钓上来一次想要的东西。

    一个三星的甜甜圈菜谱,上面沾了血,不怎么吉利的样子。

    蝙蝠镖,钱,电磁蝙蝠镖,榔头——高级厨师认证!

    ——五星!

    提高成菜率还有菜品效果的!好耶!

    昏昏倒地杖,三星。质地非常坚硬。

    橙氪石,四星。

    娘溺泉,四星。

    你在搞什么飞机——

    137

    我昨天是不是不该睡的?我是不是应该直接去找猫?

    这个年龄我怎么睡得着的?

    不过今天是周五了,没关系,我也可以静脉输咖啡过上一个狂野的周末。

    我举着个时不时嘎嘎叫一声的橡皮鸭子走街串巷,嘎就意味着石头蛋来过这儿。

    其实石头蛋自己也不会怎么样嘛,只有哥谭市民的安危值得担心……不过哥谭市民的安危有什么时候不值得担心来着?

    走了一阵,我发现身后总是有一个人远远吊着。

    有,有人在跟踪我……

    “嘎嘎嘎嘎嘎嘎嘎——”

    妈的!我完全忽略了自己其实也是哥谭市民啊!

    138

    我心里一横。

    哼,了不起就是再死一次,谁怕谁啊?

    我七拐八拐,其实是在挑有没有稍微干净点的小巷,免得自己倒地沾一身灰或者泥巴。这边小巷总是有股尿骚味,和垃圾呕吐物什么的混在一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干净的地方,细观察一下却发现有人在里边大行苟且之事,我想着还是别打扰人家那啥啥了,只好绕远离开。

    最后绕到我都有点走累了,只好破罐子破摔,让小黄豆把它标出来之后四散成蝙蝠飞了过去。

    哎,其实我可以直接飞过去的,但是游戏里位移总要带个特效之类的很炫酷嘛。

    ……

    他在那个行苟且之事的小巷口四处张望。

    这个人好眼熟啊……

    “是那个噗噜噗噜?”我问。

    “人家叫呜噜噜好吧。”黄豆拖出来一个框框。“耶?他什么时候成了正式教徒的?”

    “……他有可能是这个工厂的员工,但是工人大会只开了一次,把人数顶满的不可能有他。他要么是清洁工,要么每天都趴在棚顶。”我漂浮在呜噜噜的后面回答黄豆,表情想来不太乐观。“没有一个是我想要的答案。”

    139

    “找我?”我插袋,努力摆出一副酷哥样。

    凉风直往我裤腿子里钻,这让我明白自己应该锻炼了。

    咱就是说,没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们每天都在锤炼自己的□□,连括约肌的控制都已臻化境了才能穿着秋衣秋裤狠狠给自己来一个膝盖粉碎落地,像那种没练过的都是飘着,更别提我了,身上总共也没有二两肉,就打能砸在地上,也是吧唧一声,跟个纸片儿似的。

    这人极惊喜地转头,光头反射了街灯,映照得他脸色很是灿烂,大声喊:“是您!”

    我听见巷子深处溢出一声惊恐的闷哼和嘶声。

    嘿呦……多造孽呢。

    “……跟我来吧。”

    然后我就带着这光头去吃饭了。

    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去什么别的地方!

    我就说我当不了什么教主吧,一个冤大头当什么教主?这人杀过我一次,可我还找不出什么理由收拾他,毕竟我也没真死;逮他吧,还撞上人家生命大和谐,自己还怪不好意思的,他叫得这么殷切也不能驳他面子。现在这哥们吃得舌头都快吞下去了,活似饿鬼附身,我也不好让人家付款。合着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犯了忌讳,白请两顿饭。

    他一边吃饭,我一边给提姆发邮件:上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