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活第十七天

    174

    感谢我们鸭鸭总裁的赏识,让我在裸辞之中获得一丝底气和安慰。不过,虽然如此,我却并不急着工作。提姆的意思也是让我休息一段时间,我明白他在说什么,这几天晚上八成他又要跟他的家人们加班去。

    “那我趁休息出去逛逛?”我说。“我打从来到这里还从来没出去玩过。”

    “嗯。”提姆应了一下,“白天都没事。”他接着低着头吃东西,年轻的眼睛底下乌乌的,大概几天没有睡好了。

    ——孩子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这让我对蝙蝠侠不由得有些怨言。

    难怪迪克长不高,你看他总是跟这个老小子半夜出门,白天还要上课,哪个小孩受得了?不是我瞎说,杰森能长高还得感谢一下小丑,要不是这个绿毛神经病让杰森在地里好好睡了几年,他准保长不到一米八。

    其实吧,我本来对蝙蝠侠乃至蝙蝠家人没什么感觉。

    凭借着我不知真假的回忆,他给我的印象无非是个铁塔一样的老男人穿着个秋裤带着一帮小孩成天熬夜,成天有事没事就是在哥谭当人猿泰山,漫画因为编剧东一个西一个,剧情体现也体现东一脚西一脚:这个人一会又帅又靠谱,一会暴怒不讲理,一会像个巨婴,一会又跑出来承担整个哥谭的黑暗,到最后最最稳定的特质就成了——他是个孤儿。我知道这话不算合逻辑,但非常合情,你总不能否认这点。

    那时我毕竟只是个看客,眼神也不怎么好使,上哪里能体会得到在哥谭这样的铁塔型人猿泰山能给普通民众带来什么东西呢?

    结果现在这个跟着一起熬夜的小孩就在眼前,嚼着东西好像疲累的仓鼠,就连精神值恢复的效果都补不上他的成宿成宿忙活的亏空,我一方面有点心疼,一方面又有点生气,可是抱怨老蝙蝠的话在喉咙里转上一圈,又原路回去了,我说不出口。

    恐惧?黑暗?复仇?

    实际上,我体会到的正和蝙蝠侠嘴上说的相反。

    而且,就算他实在也没做成什么吧,凭他自愿大半夜上班也让我肃然起敬了。

    “困了在这边睡一会吧。”我说。“你来都来了,也不着急回去。”

    “我还好。”提姆听着就特累,可这样的人最爱嘴硬说这样的话。“不用担心我。”

    “那我邀请你在这呆一会,看看《八部半》,好不好?”这是我看过最好睡的电影。“看《爱德华大夫》也行,或者两个都看?”这部第二好睡。

    我说着,就看见提姆拿手腕支着脸,笑呵呵地看我。

    干嘛,难道是我觉得这样的经典作品很催眠这件事很好笑吗?我承认自己确实是离艺术鉴赏远得很呢,但是总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跟得上新浪潮,都能品味达达的小便池吧?

    “好呀。”他就答应下来。“既然你邀请我看电影的话。”

    ……嗯?

    怎,怎么有点不太对劲?

    175

    我前几天在病房里躺着的时候想,这样的进度未免也太快了,什么样的人会被——他们——就这么轻易地接受了呢?不光是接受,简直熟悉得过分了,我什么待遇!躺在床上都快赶上观光了!

    虽然但是,我没看见杰森来。

    此外,我和达米安谈过之后,照他说的“你最好认清你自己”还有“你不是角马”这样的话,这都不是轻轻敲击我的心灵,而属于大锤80了。

    我今天在沙发上上窝着的时候,只觉得真相像啄我的鹰,而我不知道犯了什么戒被困在一个地方,动弹不得只能挨叨。

    叨一下——我和许多反派都认识,谜语人跟我说起话来简直志趣相投,杀手鳄和我关系似乎也不错……

    叨两下——我和蝙蝠家族的关系怪得很……

    叨三下——我姓凯恩,是蝙蝠女侠的亲戚……

    中间肯定发生什么了,但是我却什么都不知道……我总不能天天等着被咬吧!

    “你好奇吗?”小黄豆问。

    “这怎么能是好奇呢?”我说。“这些事就差跳到我鼻子上打我了,怎么能叫我好奇——吗?”

    “喔,好吧。”小黄豆缩了缩它的脑袋,干巴巴地说。我可能语气有点凶了,但是它的问法也挺怪的。“我只是觉得现在挺好的,没必要关心那个。反正能把任务糊弄完就行……知道太多感觉很危险耶。”它说。

    “可什么也不知道也很危险。”外面的天还是阴阴的,这样的天气确实适合睡觉,但要是一直阴天,也不能一直睡下去。

    小黄豆沉默了一小下。

    “那倒也是。”它说。

    176

    提姆睡着了。

    我就说我的选片没问题,他甚至没挺到下巴长痦子的美女出场。

    我很喜欢那款,虽然是黑白电影,美女却终究是美女,痦子都是漂亮的痦子,这女人的口红一定很好看,适合隔着网纱给人在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