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活第二十天

    201

    我,西蒙·凯恩,据(杀手鳄)传,是个拳打阿卡姆,脚踩正联的狠人。

    现在这位狠人在红罗宾的眼前压着脑袋哼哼唧唧。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最怂的人?

    哦,是我,那没事儿了。

    我有点担心兄弟眼的状态,它没坏吧,不会吧?

    呜呜呜呜。

    202

    “什么是老样子?”我有点不高兴。“我是不是该知道点什么?”

    “老样子就是……你还在上班时的样子。”提姆没回答我第二个问题。“总是拧巴。”

    “你糊弄我。”我把胳膊放下来。“不许糊弄我。”

    他笑着举起双手,“怎么啦,”他说,“你难道不拧巴?”

    “哼,”我戳戳他的腿,梆硬,跟他的嘴一样硬,“你放屁。”

    “我可不会用嘴巴放屁。”他笑着说。

    我一拳打在他的腿上。

    烦死了这个人!

    203

    “你给他捏的脸?”提姆翘起二郎腿看手机。

    “是啊。”我把自己的上半身拍在桌上,伸着两只手。“捏了半小时呢,好看不?”

    “这么用心?”他垂着眼睛,一副笑呵呵的样子。

    “用心,也没完全用心。”我在空气里瞎抓,我心里放松下来了,但是神经上还是有点紧张,有点小小的躁动,所以安静不下来。“他要是好看起来,会有很多女孩追吧。”

    “会有很多坏女人追。”提姆说。

    “你就不能盼他点好!”我感觉自己抓空气神似踩奶。“万一人家为爱改邪归正了呢?”

    “有道理。”他点点头。“很有可能。”

    我预设他会反驳,于是也准备了反驳的回答,结果他现在点头,我一下被噎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只好沉默,继续虚空踩奶。

    他接着刷手机,过了一会很自然地把一条胳膊搁在了我的腰后。

    小黄豆直接在我脑壳里嚎了出来。

    “我就说——”它吸气,“我就说!!!”它恨不得把这三个字砸在我脸上。

    “你说个屁——”我瞪眼,“男生寝室里比这种行为gay多了的事儿有的是——”

    “你反不反抗吧就。”黄豆比比划划地指我。

    我,我……

    “这不是很正常吗!!”我继续在脑子里瞪眼。

    “你喜欢金发?”提姆突然问。

    “不喜欢啊?”我说,确实不喜欢,我觉得金发看起来有点傻。“但是感觉很适合他的性格,不太聪明。”

    他挑眉扁嘴,点点头:“我也觉得。”

    “你怎么攻击人家智商?”

    “这不是你说的么?”他晃晃脚。“不太聪明。”

    “我是描述一个刻板印象。”我说,“你是描述的那个对象。”

    “那你是觉得所有金发的人都不怎么聪明。”

    “我没——”我思索了一下,突然感觉自己确实是这么觉着的。

    他开始笑。

    “也不全是,至少维克·萨奇,我觉得他还是聪明的。”

    “让他把帽子面具摘了,”他笑着说,“看你还觉不觉得他聪明。”

    可恶!

    好像真的不这么觉得了!

    “那我错啦。”我伸手伸脚,抻了抻筋。“你什么时候去礼堂?”

    “……八点吧。”

    “八点人家都开始了。”

    “我干嘛去那候着。”他抬头看我,漫不经心地说,“他们凭什么让我等开场?”

    明明一句不怎么讲理的话,我却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我重重顿首,表示明白:“学到了。”可以预见,我以后当秘书的时候肯定开会的时候日常跟老板一起迟到。“然后呢?”

    他收了手机,看着我:“你不是不知道去哪里好吗?”他说。“带你去看看风景。”

    “哇!!!”小黄豆在我脑袋里驴叫。

    “不许哇!!”

    204

    “那晚上我得把他们两个送回去。”我说。

    “你随便给韦伦找个下水道井盖,让他自己走也行。”

    “奥莉芙也在呢,你忍心让小姑娘在下水道跋涉呀?”

    “好吧。”他撇撇嘴。“她可不是什么小姑娘,她是灾厄。”

    “还不许人家灾厄是小姑娘了。”

    “她家从祖上开始就想把哥谭烧成灰。”

    “哇。这种人才怎么没去火电厂?殡仪馆也行啊?”

    “灾厄不太可控。”他掐着下巴。“你的主意确实不错,如果比较稳定的话……”

    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还真的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