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活第二十三天

    218

    天蓝得通透,热到不热,但是太阳巨他妈大,晒得我缩在后座和奥莉芙打手游,韦伦,也就是杀手鳄在开车。

    他带着黑墨镜,没办法,开车怕晃眼睛。这墨镜挡住了他因为缺乏教育而显得有点憨厚的眼神,和他的大金链子一搭,整个人匪气冲天,一看就是狠人。

    我们现在好像是走到弗吉尼亚,不知道离哪个城市近,可能快到里士满了,这边人口不是很密集,公路上除了牌子就只剩下树啊田啊的。

    这不是什么逃荒,我没犯法,韦伦,韦伦就那样吧,他现在都快开启崭新生活了,因为大金链子,因为他现在的帅脸,还在哥谭的时候就经常有男人女人跟他要电话号码,但是他会通通拒绝,他自己说的。

    我以为他会被坏女人骗,结果他其实早就被坏女人伤过心,他已经锻炼出强大的铜墙铁壁,解决得特别干脆。

    “我以前那个样子的时候都有人图谋不轨,更别提现在了。”他说。“我觉得自己现在挺美,别人肯定也这么觉得,到时候就不像以前一样骗我出大力做脏活,而是骗感情骗钱骗……呃”他瞟了一眼奥莉芙,“总之。”

    219

    有必要说明一下,这场瞎开车瞎转悠的旅行是怎么开始的。

    和提姆没关系。从我喝醉酒那次之后,日子还是那样,真没变什么。他忙他的,我闲我的。我们的关系确实有点微妙……我知道,其实之前就挺微妙的了,挑开说明之后——也不能说是挑开说明,只不过我明白提姆什么意思,反正就这样,微妙转化成一种暧昧,不然呢?我接受得特别快,提姆也没说什么别的,大家一起心照不宣好过什么都说清楚。

    小黄豆表示还是它看得透彻:“我就说,他出来的时候,眼神都不对——肯定有猫腻!”它把两只手比成枪放在眼睛前,比比划划,意思是,它作为群众,眼睛是雪亮的。

    我也没反驳它,它说什么是什么吧。

    “你们俩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在一起啊?”

    “你再说,我打烂你的果。”

    “什么叫打烂我的果……不过,现在也挺好的。”它贼兮兮地笑,“情人好过恋人,恋人好过夫妻,夫妻只好过什么都没有。”

    “你就不能说点着调的。”着不着调,也就那样。提姆已经不是蹭饭的关系,他现在是点菜的关系。“我顶天也就是个专属厨子。”我说。我就是嘴硬。我介意自己忘了的事。

    “你看看你。”它撇嘴。“推荐你认清现实。”

    认清现实就是去买菜,目前离我最近的现实就是我是个厨子,从前是个寂寞的社畜厨子,现在是个不那么寂寞的闲散厨子。我现在让过去的纠结统统滚蛋了,他说不出口我找别人问,总能问出点什么,问出点什么就行,卡在这不当不正的真叫人便秘。

    我琢磨着出门顺路去找阿卡姆的谁问问,我觉得谜语人应该靠谱,我浑身谜团,他能不对我感兴趣?

    但是我碰到了奥莉芙。

    其实不是碰到了。

    她看起来就是来蹲我的,我下楼的时候,她拉着杀手鳄在楼下坐着,杀手鳄依旧挂着大金链子,笑得居然有点不好意思。

    “呀,奥莉芙。”我说。“来啦韦伦。”

    她眼睛一亮。

    “我来还项链……”杀手鳄说。

    “你先带着吧。”给我,我也没处用。我猜奥莉芙找我肯定有什么事,要是单纯还项链他自己就来了,何必带着奥莉芙呢?“奥莉芙还没回学校呢?”我问

    “我,我——”她凑近,银色的头发乱蓬蓬的。“我和老鳄叔过来,是想打听打听……”她的眼神充满盼望,接下来的话说出口好像需要十分的勇气:“我妈妈的事!”

    我心里咯噔一声。

    “她肯定不在这儿了。”我说。

    “你怎么知道?”

    “她从阿卡姆逃跑,怎么可能还留在哥谭,她又不是蝙蝠侠粉丝团的人。”我胡诌八扯,骗小姑娘。

    “什么是蝙蝠侠粉丝团?”小姑娘问。

    我指指杀手鳄:“就你老鳄叔这样的。”

    “那不对。你真会扯淡。”杀手鳄摇头,“那得是小丑那样的,我跟蝙蝠侠哪有什么冤仇?”

    “对,那也确实。”不假,我心说,你一般都是被人当枪使,挨揍那帮的。呜啦啦一下冲上前去,打你和打老蝙蝠一样狠。

    小姑娘长长地哦了一声:“那我妈一定跑远了吧。”

    “妈呀,那肯定的。谁知道她能跑到哪个沟里去?”我搓搓下巴。“西比尔也是没办法,不然肯定回来找你了,哪儿有有妈妈不回来看女儿的?你说是不是?这世道多危险啊,是超能力者混不出名堂还容易被一个黑脸肥婆带去做炮灰,她是该跑。”跑,跑,跑到地狱里去了,或者跑到天堂,那是真的远。

    小姑娘一下有点失落,杀手鳄见状悄悄拿胳膊拐了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