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江柔看着他,一脸认真道:“这不是我们的钱,这些钱都是那些无辜被骗的受害者的,咱们不是穷的日子过不下去,而且就算再穷,也不能拿别人的血汗钱,你把这些钱送回去,警方会处理的,就当给咱们肚子里的宝宝做好事,好不好?”

    黎宵听完,嗤了一声,一脸你开什么玩笑的表情,“你口中的受害者,都是些想占便宜发大财的家伙,他们想天上掉馅饼,就要做好被馅饼砸的准备,你见过哪个人赌博输了还要求退钱的?这些钱也算是给他们买个教训。”

    他并没有感同身受,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还挂着笑,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江柔没有跟他吵,而是用平和的语气继续跟他道:“可是这些钱不是我们挣的,花着不安心,不管那些被骗的人初心是什么,事实摆在那里,这些钱是他们的,送回去是我们的本分。人活着要有骨气,不是咱们的东西咱们不能要。挣钱的方式太多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以后会挣更多的钱,我们花干干净净的钱不是更好吗?就像有一天我们的钱丢了,被人捡到还回来,你是不是很高兴?”

    黎宵听着江柔的话,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最后反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怀孕怀傻了?”

    “……”

    见江柔还试图张口想要说服自己,男人脸色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他冷笑道:“这钱怎么不是我们挣的?这是老子靠本事赚的,凭什么还回去?又不是老子骗的他们。”

    “老子就算钱丢了,也是自认倒霉。”

    江柔看他这副油盐不进、说不通样子,气得没忍住道:“我不管,你把这钱还回去,这钱我不会用的,你也不许用。”

    “你在管老子?”

    黎宵的脸上的笑容淡了,漆黑的眸子深深看向江柔。

    看到他这样,江柔心里一紧,差点忘记他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抿了抿唇,但也没有认输,在这种原则性的事情上她不会低头。

    倔犟看向他,不过语气放缓了一点,“我没有管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做错事,这钱不是我们的真不能拿,做人还是要有底线……”

    话还没说完,男人就嘲讽笑了,“底线?你跟我说底线?当初睡错人死皮赖脸缠上我的是谁?”

    江柔不做声了,她看着男人似笑非笑的讥讽脸庞,脸上虽然在笑着,但眼神却有点冷,沉沉看着她,让人觉得很陌生。

    她一时间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真心话,可能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吧?

    毕竟当初被算计的是他,他心里埋怨也正常。

    但江柔心里就平衡了吗?

    她莫名其妙穿越到这里,连恋爱都没谈过就成了孕妇,还要替原身背这些莫须有的债。

    现在听他用这话羞辱自己,她甚至无法辩驳。

    江柔被他的眼神刺痛了下。

    她沉默了下来。

    两人对视片刻,谁也没服软。

    最终江柔朝他点点头,突然开口道:“行,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都是我的错,我缠着你是我不对,放心,以后不会了。”

    说完不再看他一眼,直接下了床朝外面走去,过了会儿冷着脸从外面拿了一个蛇皮袋进来,将衣橱里最近买的东西全都往里塞。

    黎宵从床上腾地坐起来看她,见她对自己甩脸子,还一副收拾东西要走的样子,知道她是生气了,但又不想低头,他还从来没有向谁低过头。

    而且,怎么就她能说话,他就不能说了?

    抿紧唇沉默,但脸色却一点点阴了下来。

    屋子里的气氛陡然变得凝滞。

    江柔最后将自己放着所有存款的袜子拿出来,从里面拿出五百块钱放到桌子上,声音平静道:“这是半年多的伙食费,还给你。”

    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就拎着蛇皮袋出去了,顺便将门带上。

    她也没别的意思,哪知可能力气大了点,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江柔脚步一顿,然后就不在意地往外走。

    房间里的黎宵在看到她拿出钱的那一刻,脸就黑了,再看她毫不犹豫离开,还气冲冲的将门摔上,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放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握拳。

    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这么横的。

    听到外面院子门被打开关上的声音,男人胸口起伏不定,最后咬牙骂了一句,“艹!”

    动作粗鲁地掀开被子下了床,去开门的时候,竟然没打开。

    皱眉再次扭了下圆形门把手,发现还是没反应,似乎人刚才摔的太用力,门都已经凸出墙壁了,上面的锁也松了。

    “……”

    黎宵踹了一脚,然后深深吸了口气。

    再次抬手去开门,用了力,直接将门锁给拧了下来。

    门上多了一个洞他也没管,黑着脸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