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

    江柔一觉醒来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饱饱睡了一觉,整个人感觉精神了好多。

    眼睛下意识在周围扫了一圈,然后就看到了站在床尾处的黎宵。

    黎宵正弯腰站在婴儿床边,笨手笨脚的给孩子换尿布。

    早上小家伙喝了奶, 刚才又听护士的话给喂了一点水, 然后就尿了。

    换尿布他不大会, 刚才看到中间床上的孕妇给孩子换,还去观摩了一下。

    中间床位的女人是前两天生的,今天就要走了, 临走前那个退伍军人要去办离院手续,女人便抱着孩子在这里等着,趁着有空给孩子喂了奶, 顺便换下尿布, 听说回家还要坐三个小时的车。

    这女人是个和善的,看黎宵一脸认真的学习, 就一边示范一边给他细细讲了几个要点。

    黎宵看着自认为是会了,但轮到自己动手时,就觉得一头乱,别说是把孩子两条小腿拽起来了,他连碰都不敢碰, 生怕用力弄疼了她。

    最后换好的尿布歪七扭八, 等把裤子穿好时,左腿那里鼓鼓的一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在江柔醒了, 她睁眼看了一会儿, 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 出声让他把孩子抱过来。

    听到声音, 黎宵仿佛松了口气,扭过头看了她一眼,轻手轻脚将孩子抱了过来。

    现在他抱孩子倒是不怕了,就是动作依旧僵硬,像是捧着贡品。

    江柔直接看笑了,她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然后从黎宵手中接过小家伙。

    她动作比黎宵熟练的多,当初她大嫂生了时,护士从产房里抱出孩子,两家人都让她第一个抱,说她是预备警察,身上有正气,可以把那些秽气阴邪挡掉。

    也不算是迷信,就是一种对家里新生命的美好祝愿。

    不过可能她这个姑姑是第一个抱的缘故,小侄子从小就亲近她。

    所以对照顾小孩子,她算是有经验的。

    比如换尿布换衣服那些。

    她动作轻柔的将孩子平放在自己腿上,然后解开她的小裤子。

    小家伙身上穿的就是江柔之前特意定做的连体衣,这时候天气有点凉了,生产前她就担心自己要睡很久,黎宵一个人不懂,所以衣服都搭配好了叠在一起,里面贴身秋衣,外面是一件薄款夹棉外套,等真正到了冬天,准备在外面再加一件厚棉袄。

    薄款夹棉外套是系带,秋衣则是用扣子。

    脱了两件小裤子,就看到里面的尿布已经在右腿那里挤成一团疙瘩了,根本没遮住啥。

    黎宵站在一旁看着,脸上神色有些尴尬。

    这还是头一回他觉得自己有点笨。

    江柔没忍住笑出声,遗憾这时候没有手机,不然一定要拍下来留着。

    这可是黎宵第一次给女儿换尿布呢。

    江柔将尿布拆下来,然后轻轻握住小家伙的两只脚踝,往上一提,趁机将尿布放到她小屁股下铺平,再松了两只小脚,开始将尿布带子系上。

    小家伙闭着眼睛睡得香,两只小拳头松松握着放在脑袋旁边,连哼唧一声都没有。不像黎宵换的时候,小眉头皱得紧紧的,一副在忍耐着什么的样子。

    江柔给孩子弄好后,没有让黎宵送回婴儿床,而是小心翼翼的抱进怀里,也不知是不是感知到了这是妈妈,小家伙还下意识的朝她这个方向蹭了蹭。

    江柔心里软乎乎的,似乎想到了什么,抬头问黎宵孩子出生时间、重量这些具体问题。

    生孩子太疼了,当时什么时候生完的都不知道,早上醒来那会儿身体跟掏空了一样,吃完饭就又睡了。

    这会儿脑子里才想到这些。

    黎宵虽然换尿布不太在行,但护士说的那些话他都记在脑子里了,孩子是凌晨两点十七出生的,体重是六斤一两,虽然个头不大,但处于标准体重内,很健康,也让母亲少受了很多罪,是个孝顺的。

    这么小的孩子就能看出是不是孝顺的,黎宵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看到这个小东西的第一眼,就忍不住心里喜欢,虽然长得不是很好看,皮肤又红又皱,小脑袋还有点尖。

    江柔用手指轻轻摸了摸她小拳头,还戳了戳她小脸蛋。

    黎宵见状,也跟着放松下来。

    拿过旁边凳子坐下,然后掏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口袋里的一本破字典,后背懒懒散散靠着墙壁,一边翻看字典一边拿着笔写写画画。

    开始临时抱佛脚。

    江柔看了一眼,忍不住撇撇嘴,心里骂他活该。

    之前黎宵从外地回来后就经常拿着字典翻,江柔瞅过两眼,都是男孩子的名字,什么伟啊海的,心心念念都是儿子,当时她还提醒过一句,他偏不信,非说他们家都是生儿子的。

    好像不生儿子,就显得他不行似的。

    不过这会儿,她嘴上还是提醒一句,“可别取什么梅什么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