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过了好一会儿,黎宵突然笑了,把脸往江柔面前凑了凑,语气轻松问:“气消了没?不行再打一下?”

    但江柔笑却不出来,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他,认真道:“黎宵,我们俩领了结婚证了,你也有女儿了。”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考量,但你在做事前有考虑过我和安安吗?你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觉得那些人自己可以对付,可是并不是每次都是那么幸运的。王叔走个路都会出事,他当时也和你一样,觉得不就是吃个席吗?可是你看看,他人到现在都还没好。”

    “这个世上每天每时每刻都有意外发生,有人幸运,有人倒霉,你跟人打架,有没有想过对方身上可能带了刀?万一那些人冲动之下捅了你呢?就算不是你,换做别人呢?你的那些朋友他们有家人有爱人,你最后能负得了责任吗?你就是负得起责任,可是能比一条命珍贵吗?”

    “他们敢砸你的摊子,就说明这是一群不讲理、做事冲动的人,你跟不讲理的人计较,只会吃更多的亏。”

    “解决问题的方式千千万万,你比很多人都聪明,为什么要选择用伤害性最大的暴力手段解决问题呢?”

    江柔并不是在吓唬他,她说的这些都是她曾经亲身听过或看过的真实案例,打架斗殴失手杀人的例子太多了,一个小小的意外就很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说她胆小也好,说她谨慎也罢,她只是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在黎宵或身边的人身上。

    她哥以前也混,她爸妈怎么管都管不好,还是他高二那年有一天晚自习学校两伙人打群架,其中有个人被人用铁棍击中了脑袋,导致成为植物人终身瘫痪。

    参与那场群架的学生全都被退学了,他那天晚上因为考试没去成,才避免了这场灾祸。

    但也真正被吓住了,从此就学好了。

    后来说起那事他都觉得后怕,要是那天晚上他去了,感觉自己会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一个鲜活的生命从此成为植物人,毁的不仅是一个人,还有他身后的家庭。

    而这种意外明明是可以不用发生的。

    黎宵对上江柔认真的目光,突然说不出话来。

    江柔抽出自己的手,这次很快就抽出来了,她没有走,但回到床上后翻了个身,背对着人。

    黎宵看了她背影一眼,也默默跟着上了床。

    拉了灯,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

    他睁开眼睛看着房顶,过了好一会儿后轻声道:“对不起。”

    心里有些难受,他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

    不是找回场子不对,而是就像江柔说的,他没有顾及到太多,万一他真的出现意外了,最后受到最大伤害的是江柔和安安。

    他不该让江柔担心的。

    半天没得到回应。

    黑暗中,黎宵翻过身,小心翼翼伸出手去抱旁边的人,抱住人后,见她没有挣扎,心里隐隐松了口气,小声又说了一遍,“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他有些害怕江柔这样不愿搭理他的态度。

    江柔睁开眼看着墙壁,听到这些话后,心里一软,抿了抿唇,然后想通了什么,翻过身也抱住他。

    她心里很清楚,黎宵的成长环境造就成了他这样张狂的行事作风,遇到事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的粗暴方式。

    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别的,没有人告诉他遇到事情时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没有人告诉他暴力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更没有人告诉他,他在别人眼里很重要。

    黎宵被她抱住后,身体一僵。

    江柔主动伸手搂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胸前,轻声道:“黎宵,你过段时间就要出去了,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你将会面对各种各样的诱惑、背叛、算计……很容易出事,这些都需要你一个人想办法解决。”

    “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你去找回场子没错,汪雁怀孕了,周建还要留下来一段时间,他得养家糊口,你觉得把场子找回来,把对方打怕了就好了,可万一等你走后他们又带更多的人回来呢?”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让你认怂,而是想说,在做事情前,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保证自己朋友的安全,你在外面也是。”

    “在别人眼里,你只是黎宵,但在我和安安眼里,你是丈夫,是爸爸,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你受了伤我们会心疼,你被人欺负了我们会生气。”

    “黎宵,你要学会爱自己。”

    黎宵听完这些后,一下子沉默起来,双手下意识紧紧回抱住江柔。

    不知道为何,他感觉自己整个人一瞬间被击溃了。

    这些话,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

    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外面的世界很危险。

    也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要爱自己。

    心口又胀又酸,他哑着嗓子艰难唤了一声,“江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