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二合一)

    不过晚上回去, 黎宵让江柔周六带王雁出去买两身漂亮的衣服,收拾收拾一下自己。

    江柔躺在床上踢腿,听到这话, 扭过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了?你怎么好好的关心起汪雁来了?”

    以她对黎宵的了解, 只要不是与自己有关系的人, 他根本都不多看一眼, 汪雁虽然是周建妻子, 但黎宵平时对人根本没多少关注, 上次江柔和他逛街碰到了人,远远看到, 他还问她那是谁?瞧着有几分眼熟。

    当时江柔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现在却听到他要自己带汪雁去买几身衣服,怎么看怎么奇怪。

    黎宵不知道怎么解释,翻过身去装睡,嘴里含糊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她穿的衣服有些不好看, 让她跟你学学。”

    他还记得前几天看到的汪雁样子, 把周建收拾的干净体面,自己却穿着旧巴巴的丑衣服,那些衣服他都看不上, 样式又老又土,她本来就比周建年纪大了, 再穿那样的衣服, 跟周建站在一起不像夫妻, 而是像他妈了。

    挣钱就是为了花的,不然他和周建当初南下过来干嘛, 扣扣搜搜,把日子越过越差。

    这点还是江柔好,江柔也省,但她的省是不乱花钱,孩子的玩具多了她会便宜转卖出去,孩子和他们不穿的旧衣服她会洗干净寄给贫困山区,不必要的东西她很少会买。

    但要是能用到的东西,她会尽量买好的,衣服不多,但每件都又贵又好看,前几年买的衣服现在都拿得出手,而且质感好。还有护肤品那些,每一样都贵,不仅早晚涂,还全身涂,摸起来皮肤又滑又嫩。

    这一点上,黎宵跟很多男人一样,他虽然不喜欢江柔吸引了别人的注意,但每次他都很乐意带江柔出门,觉得倍有面子。

    尤其是别人羡慕他妻子漂亮聪明,女儿乖巧可爱,他就觉得人生美好。

    相反周建,很少带汪雁出去,一方面除了汪雁没什么见识,怕闹了人笑话,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在心里觉得汪雁让他丢脸了。

    有时候哪怕周建自己不嫌弃,但看着周围人嫌弃嘲笑的眼神,他肯定也受不了。

    只是这些事他也不好直接跟江柔说,显得他一个大男人多嘴碎似的。

    江柔看着他的背影,腿也不踢了,起身趴到他身上,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

    然后自己忍不住猜了起来,其实也很好猜,让她带着汪雁去买两身漂亮的衣服,肯定是嫌弃汪雁不打扮丑了,黎宵自然不会嫌弃汪雁丑,他跟汪雁又没什么关系,那就只有周建了。

    江柔脸色一拉,语气不好问:“怎么,周建变心了?他该不会在外面养了小的吧?”

    黎宵一听就知道她想岔了,只好转过身来抱住她,“那倒不是。”

    想了想便将今天发生的事跟江柔说了,他跟周建从小一起长大,对他的了解比他妈都深,那小子现在挣得钱多了,心思就有点飘了,遇到一个高学历长得漂亮的年轻女人,虽然还干不出在外面乱搞的事,但多多少少有些心动了。

    周建是他亲兄弟,他不想在背后说他坏话,只说他对那个助理有点照顾,而那个助理刚好就是之前在医院遇到的那个年轻女孩,人有些不怀好意。

    听他这么一说,江柔就有印象了,然后皱起眉头,什么叫有点照顾,连黎宵都注意到了,恐怕是相当照顾了。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别说是周建了,就是那些有能力有见识的男人站到一定高度后都容易飘,不然怎么有“升官发财死老婆”的说法?

    周建和黎宵不同,黎宵是真正吃过苦的人,他见过人性的恶,所以在面对欲望时,他能够理性对待,也特别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但周建不是,他小时候再穷,上面还有个周母顶着,还有一群好兄弟好哥哥,长大后更是有黎宵的庇护,帮他规划好一切,他所谓的苦都是黎宵先尝过的。

    因为没有真正的苦过痛过,所以他的心性不像黎宵那样坚定。

    就像今年回家看到的朱强,曾经的朱强是几个兄弟中家境最好的,有能干的父母,有贵人舅舅,所以他很任性,不顾别人的劝阻硬是要和前妻梅子在一起,直到最后吃了大亏受了大罪,才幡然醒悟过来,有了现在珍惜眼前、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朱强。

    江柔沉默后道:“其实根源并不在汪雁身上,最重要的还是周建心态变了,你们的生意越做越大,钱也挣得越来越多,以后会遇到更多的诱惑,我以前就跟你说过这些的,不仅仅是女人,还有很多别的东西,你总不能一直帮周建处理这些。”

    “就拿最近发生的大头奶粉事件,奶粉行业一开始的目的是为了让孩子得到营养,出发点是好的,可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子?出现了这么多的有毒奶粉?还不是在利益的驱使下心态变了,为了挣更多的钱开始不择手段。”

    “不管是哪个行业,最重要最难的就是坚守本心。”

    最后江柔道:“这周六我会带着汪雁出去买点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