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大结局)

    昨天爸爸妈妈说明天回老家, 所以她早早就睡了,哪知道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梦中她没有妈妈,爸爸常年不在家, 小小的她总是被人欺负,没有人给她撑腰, 同学们说她妈妈跟人跑了, 爸爸也不要她了。

    幼儿园里有个小男孩天天掐她胳膊, 还朝她吐口水, 她哭着跟老师说, 老师叫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那女人和老家一个婆婆长得很像, 但要年轻很多。

    那个女人一过来就骂她赔钱货,说肯定是她做错了什么,不然人家怎么只欺负她不欺负别人?骂她跟她爸爸一样讨人嫌,还打了她屁股好几下,最后拧着她耳朵把她拽走。

    被带回家后,还有个爷爷总是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她, 还趁人不注意伸手捏她屁股, 她很害怕,晚上躲在黑乎乎的小房间里不敢睡觉,一边哭一边小声喊爸爸……

    后来爸爸回来了, 把她带离了那个家,爸爸买了一个很亮堂的大房子, 还给她请了保姆做饭洗衣服, 但就是没看见妈妈。

    好不容易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可是在九岁那年又被打破了,九岁那年县城小学中学合并, 学校里有个高年级的男孩子想让她做他女朋友,梦中的她不同意,然后就被那个男孩带头欺负。

    她的书包总是被人扔到地上踩脏,有时候还出现在垃圾桶里,作业被人撕了,全校所有人都知道她妈妈跟人跑了,爸爸也不要她了,说她是婊/子的女儿,是小婊/子。

    但这些她从来没有跟爸爸说起过,爸爸已经很辛苦了,她不想让爸爸担心。

    爸爸每次打电话问她,她都笑着说同学们很好,老师也很好。

    直到十岁那年冬天,“她”放学后被一群人拖拽到学校后面的废弃工厂里,那些男生把她关在里面,扯掉她的棉袄,男生的女朋友还往她身上倒了几瓶水,她冻得瑟瑟发抖。

    等人走后,她不停往外看,希望有人发现她,后来确实有人过来了,但她却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冰冷的河水将她的身躯包裹住,冷得骨头都发抖,闭上眼睛前一秒,她轻轻唤了一声“爸爸”。

    这个梦对她来说太可怕了,梦中的那个女孩跟她长得一模一样,仿佛那就是她。

    只是女孩的三岁到十岁,与自己的完全不同。

    江柔和黎宵听到动静跑过来看,江柔看安安哭得伤心,忙将人抱在怀里轻轻拍着,还扭过头让黎宵去拿杯牛奶过来。

    安安紧紧抱住妈妈,哭着跟她说了自己的梦,“妈妈,我好怕,我想醒过来的,但怎么都醒不过来,她好可怜。”

    江柔听到这话,心里一突,将她更用力抱住,哄着道:“没事没事,都是梦,不是真的,爸爸妈妈都在这里呢。”

    安安哽咽嗯了一声,还没从梦中缓过来。

    梦中女孩那绝望的心境,她说不出来,但她能感受到,对方其实早就不想活了,只是她知道爸爸很爱她,如果她不在了,爸爸会很伤心的,她是爸爸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妈妈,你会一直都在的,对不对?”

    江柔亲了亲她的额头,认真道:“对,妈妈会一直陪着你。”

    听到这话,安安情绪才渐渐平稳下来。

    黎宵拿了一杯牛奶进门,走近后递给她,没有像平时那样逗人,而是摸了摸她脑袋,“爸爸妈妈都在,别怕。”

    安安接过杯子一口一口慢慢喝下,眼睛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妈妈。

    喝完牛奶她重新躺下,天还没亮,江柔让她再睡一会儿,“不急着出发,咱们可以晚一点走。”

    安安吸了吸鼻子,红着眼睛问:“妈妈,你以前跟我说,这个世界可能有平行空间,你说那个女孩会不会就是我?”

    江柔愣了一下,她突然回答不出来。

    还是黎宵果断的道:“没有,梦都是相反的,你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再睡一会儿,醒来就好了。”

    安安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好吧。”

    这趟回老家没有走隔壁省会那条路,而是在老家省会城市转车。

    到达老家省会城市后,中途停留了三天。

    先是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江柔和安安说出去办点事,让她乖乖跟小姨呆在宾馆里,自己和黎宵出去了。

    黎宵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多问,只是跟着她乘坐1路车转了很多站,在市中心一条比较旧的街道上下车,然后又跟着她走了一段路,最后来到一处普通的小区门口。

    江柔在小区门口站了很久,黎宵见她不动,上前一步伸手握住她的手。

    江柔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什么都没说,带着他进去了。

    随着往里走去,曾经模糊的记忆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小时候她就是在这里长大的,一直住到二十岁,后来哥哥挣钱了,给家里买了一套电梯房,他们一家才搬走。

    只是记忆深处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