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你不必那么坚强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程元宝在旁边幸灾乐祸道: “让你们在那里看热闹,惹火烧身了吧。”

总导演看着夏时越,眼带怜悯道: “你家里的情况我们都已经了解了,放心吧,既然不是你的问题,我们会尽量帮你的。

见夏时越没有被为难,走

顾铭远:“你还能看出深情?”阮宴翻了个白眼:“那当然。我又不瞎。

顾铭远笑笑,没有说话。

总导演一噎,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真是够了!人的话,那就让我背负这一切吧。”

走到办公室,看到陈逸霖的时候,阮宴已经反应过来了。哦,应该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夏时越简单复述了下事情的经过。讲述的时候,从始至终,夏时越的语气一直很平静,就像是在说一 个陌生人的故事。

总导演目不斜视:“不是,让开点。”阮宴充分发挥当代杠精精神道:“你要我,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不客气。”阮宴:“嗨,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我就知道,真是太阴脸了!”阮宴道,“具体是哪方面?”

总导演推了推眼镜:“你想走?”阮宴点头,露出了一个忧伤的眼神:“嗯。如果,只有这一条路的话。”

“想得美!”总导演呵呵一笑,“事情要是真闹大了,不管你最后能不能出道,我肯定让你留到总决赛那天。”

阮宴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

不瞎?顾铭远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那为什么你眼里只能看到别人的深情,却看不到我的。

虽然那时候天已经黑了,但他们几个都是气质出挑,容貌绝佳的人,再加上夏时越父母并没有压低声音收敛,因而,他们在门口的那一幕,被路人拍下,并且传上了网。阮宴挡在夏时越身前:

然而,不等开口就被总导演打断了: “夏时越你来说。”阮宴嘴角一撇。真没品位。啧,他可不是什么时候都乐意讲故事的,听不到是你的损失。

舞台上的选手们,都是光鲜亮丽、光彩夺目的,但台下训练的时候,一个个恨不得穿着大裤衩。当然,有镜头在,大家都只是在脑子里想想而已。除了阮宴。

之前,大家还不知道导演为什么私下找夏时越,但是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包括某些私藏手机,在网上冲浪的选手。

果不其然,阮宴刚想到这一层,总导演就沉着脸发话了:“昨天晚上,你们在门口的对话,被路人发到网上了。节目组当即压住热搜并且发动了公关,所以事态还没有扩大。至于后续如何处理,我要听完你们的全程经过,再做打算。”

顾铭远:“在算计你。”算计着,应该怎么,把你骗到手。

顾铭远:

总导演拍了下桌子,似笑非笑道: “故事讲已经完了,你们能先停一下打情骂俏吗?”

看小孩儿警惕的样子太有意思,顾铭远恶趣味点头道:“嗯。”

阮宴撇嘴。啧,真没劲。

别说,阮宴这段话,说得跟真话似的。

休息的时候,总导演进来了。导演什么都没有说,径直朝夏时越走了过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阮宴抹了把并不存在的眼泪道: “毕竟,是我没有控制住自己,才加剧了这场争吵。作为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我绝对不允许因为我的原因,而影响到他们。”

阮宴瞬间跟顾铭远保持距离:“说,你在算计什么?”

从始至终,蒋衡一直盯在夏时越身上,除此之外,眼里再容不下其他。用胳膊肘碰了顾铭远一下,小声道:“啧,他还挺深情的哦。”

顾铭远点头。阮宴:“可以。

说他看不到,下一秒他还真就看到了。只是,阮宴的看到,跟顾铭远想象的完全不相关。阮宴警惕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不会是又在算计我吧?”

看到顺铭远也在这里,阮宴倒是没什么担心的。毕竟,这节目基本上算是他家开的了。更何况,他现在正巴不得出问题被淘汰。只要不让他赔钱,一切好说。

夏时越温声道:“谢谢。”

顾老师睁着眼睛说瞎话道:“你说的都对。阮宴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话音刚落,就听总导演道:“还有你。”

看着近到快要贴在一起的两个人,总导演抱着胳膊道:“行了,别在那眉目传情了,你们几个也都一起出来。”

白短袖配花裤衩,看上去安逸得很,也非常有时尚感。

顾铭远看着他:“不是说没有面子吗?“阮宴松松垮垮地站在那里,一派慵懒道:“你懂什么,这叫让敌人分不清我的套路。”

这不能怪他想的多,实在是因为被顾铭远坑得次数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