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病娇血族强制爱19 第(2/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乐少宁清楚地听见了傅辰槿喉结滚动的声音,抬眼就能对上他深邃暗沉得吓人的视线,像要被裹紧奔涌的欲望里,因此有点害怕地把视线挪开了。

到底为什么?难道他的身体不能接受纯种血族的血?

但他已经喝了,以后会怎么样?

“婚约是可以解除的,”傅辰槿知道乐少宁吃进去了自己的唾液,现在身体酥软,没有反抗之力,因此用指腹擦过他的下唇,像

傅辰槿身上有某种香料的味道, 与他长期沐浴使用的高级浴乳有关,但乐少宁嗅到,有一种脑子发晕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

乐少宁的瞳孔微微压紧,随即感觉到傅辰槿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渡过来的气息里都掺夹着血味,暧昧而又轻柔地缠上他。

然而,傅辰槿的手指准确地揉上他的后颈,轻轻卡住,乐少宁立马就像一只被抓住了后颈肉的猫咪,忽然不动弹了。

跟傅辰槿对话真的让乐少宁有种无力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的感觉。

乐少宁脑子里混乱成一片的空隙间,感觉到一-只手很没有规矩地想要顺着后衣摆伸进来,炙热的指尖几乎已经碰到他的皮肤,惊得乐少宁震颤了一下,思维瞬间被拉了回来,他一把抓住傅辰槿的手腕:“你干什么?"

傅辰槿锐利的眼眸打量他片刻, 忽然用手指掰过乐少宁的下巴,趁他没有力气时,对着那张薄软的唇吻了上去。

特别是这种无力感还没由来的熟悉。

住,乐少宁吓出了一身冷汗,脸色苍白得厉害。

乐少宁推开傅辰槿的手,摇摇头道:

“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少爷.....”乐少宁被吓得脸色刷然一白, 挪动着腿,想要从傅辰槿身上挣扎下去。

“你坐在这里不动,让我弄出来,我不进去。”傅辰槿的眼睛已经变成相当明显的猩红色,那是血族想要进食时候的状态。

他后知后觉地挪动了一下,下一秒腰就被傅辰槿猛地掐紧,掐得乐少宁疼得眼眶都红了起来。

“你怎么了?早上不是吃过饭了吗?”傅辰槿跟着半蹲下来,伸手按住乐少宁的额头,看着他鬓角流出的汗,不仅皱起了眉。

这一次他总算明白原因了,因为他后面挨着了一 个鼓包,那个鼓包把傅辰槿皮带以下剪裁合体的校裤撑得变了形。

自从上次在校医院休息室被傅辰槿喂了血,乐少宁的身体总是处在不稳定的状态,像是感冒了一样,但只是有时候头晕和无力,没有出现其他感冒的症状。

“没什么,”傅辰槿嘴上这么说着,呼吸却有些乱,像在抑制着某种情绪,“摸一下而已。”

傅辰槿听见乐少宁开口,嗓音柔软而带着清淡淡的沙哑, 像小猫儿毛茸茸的尾巴拂过他的心尖。

半分钟后,傅辰槿放开了乐少宁,指尖依然勾着他的下巴,舔掉粘在乐少宁嘴角的晶莹液珠,垂下眼眸看向他。

“少爷,你是有婚约对象的人。”

墨黑的发丝都贴在乐少宁白嫩饱满的额头上,因为微微湿润而显得细碎晶莹, 他被吻得嘴唇发肿,红红一片,玛瑙般的眼眸里浮着一层蒙蒙的水雾,像一朵沾了晶莹露水的花瓣诱人采撷。

乐少宁掰开他的手,依靠着墙慢慢地滑下来,闭上眼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

傅辰槿吻得越来越深,紧贴着把乐少宁压在后方泥灰墙壁上,几乎让乐少宁喘不过气。

乐少宁不觉得他只是想摸一下,从最开始被傅辰槿强行抱住时,就感觉到自己身下碰到的温度,似乎比其他部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