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病娇血族强制爱20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嗯.....”乐少宁的声音里带着颤抖, 小心却努力地想把腿合起来。

他不想对傅辰槿的血上瘾,但傅辰槿非要喂给他,简直像是想用这种方法把乐少宁抓住一样。

在顶楼被强迫干过那种事情后,乐少宁更努力地躲傅辰槿,简直看见他就绕道走,好在期末考试将即,傅辰槿知道不能影响乐少宁考试,没怎么找过他麻烦。

几分钟后,傅辰槿的手掌垫着纸巾探到乐少宁的腿边。乐少宁是男孩子,但不仅腰软,臀部也又软又翘,刚刚挣扎的时候就像两团小圆球在傅辰槿大腿上弹来弹去。

傅辰槿依然搂住他没撒手,见状便眯起眼睛道: “穿什么,我把你抱下去就行。”乐少宁气得脸通红,傅辰槿欣赏够了,才弯腰从地面捡起来那条裤子,拍了拍上面的灰,还给乐少宁:“逗你的,别生气。”

还有傅辰槿的吻,一个接一个落在他的下巴和嘴唇,舔过他的唇缝,不留任何余地的占满空间,乐少宁想躲开就被他按着后脑勺,更用力地亲得呼吸困难。折磨了不知道多久,傅辰槿终于松懈下来,乐少宁的腿根全湿了。

系统:“经过在下几天的查阅,乐先生,您这情况应当属于血统觉醒,找医生是没用的。

毕竟自己差点从楼上摔下去,傅辰槿算救了他-一命,今天的事就当补偿他。

顺利度过期末考试后,迎来了久违的假期。

炙热的指尖落在他的腰上,背上,捏得他疼得想哭。

他的裤子刚刚被傅辰槿扒下来,现在光溜溜地挨着他的大腿,冷风一吹凉得冒鸡皮疙瘩。

他的力度那么大,手掌那么烫,让乐少宁产生-一种下一秒就会被按在地上强行进入的错觉。照傅辰槿这种个性,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卫生间把一个血族打得半残,最后还能因为身份背景等种种原因全身而退,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后面被那么可怕的东西抵着威胁,乐少宁怎么,可能敢挣扎,只能僵直着身体,乖乖坐在傅辰槿的腰上一动不动。

傅辰槿的动作沉稳里带着急切,凶狠的摩擦让乐少宁感觉自己大腿内侧的皮肤都起了火,又肿又痛又烫。

傅辰槿一边擦,一边没忍住在上面捏了一把,把乐少宁捏得火冒三丈,差点张嘴骂他,又想起这个家伙的身份和之前在底楼发生的事情,还是忍了下来。

乐少宁:“?为什么是男主攻不是医生。”747650406

系统:“目前看来,是因为您吸了初代血皇的

乐少宁差点以为自己听错:“血统觉醒?为什么?”

乐少宁:“到底怎么回事,我感觉再这样下去我要死了。

“啪嗒”一下,寂静的空气里响起傅辰槿解开皮带扣的声音。乐少宁不敢看,不敢听,只敢紧紧闭着眼睛, 用力咬着牙才能抑制住自己身体的颤抖。

系统:“乐先生,您可以选择求助男主攻。”

傅辰槿的血比人类的食物更能补充他的体力,精美的东西吃的越多越可能产生依赖性,这一 点乐少宁自然清楚。

系统:“因为改变体质需要能量,所以造成了您最近一段时间的身体虚弱,这属于血统觉醒里的正常情况,如今您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主要归属于供能营养不足,最好的方法是食用初拥您时的那名血族的血,也就是傅辰槿。’

家里有叶管家和傅晚钟在,傅辰槿对他的行为不会太猖狂,况且一个月后是皇室血族聚会的时间,傅晚钟和傅辰槿要准备的事情远比平常多,晚上甚至不常回傅宅, 乐少宁终于得以有休息的时间。

“腿抬高点,我帮你擦干净。”傅辰槿掰着他大腿的软肉,不让他合拢,温柔的语气能彻底反映出他心情的愉悦。

乐少宁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两腿敞开着,皮肤湿黏黏的,连傅辰槿的裤子都被弄湿了一块。

他腿内的皮肤估计都被磨破了,嘴唇被咬得很红,更衬得脸色雪白到极点,看来刚刚的行为把他吓得不轻。

”疼?”傅辰槿看着眼前大好的风景,眼睛一眨不眨。

傅辰槿满意地半眯起眼睛,把住乐少宁纤细的腰,右掌托着他的背。

他舒服得从鼻子里发出满足的叹息声,抬起眼眸看着乐少宁,再次伸手按住他的后脑勺,硬逼着把他的脑袋往下压,等距离够了,便凑上去吸他的嘴唇,舔他睫毛上的泪水。

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体感到虚弱的次数却变得越来越频繁。这个状态有些像他满十二岁那年,半吸血鬼的血统觉醒的时候,但他已经觉醒过一次,不可能还有第二次。幸好假期没有太多工作,乐少宁以身体不舒服的理由找叶管家请了假,想在房间好好休息,甚至把人造血翻出来喝过,只是血刚到喉管,就被他吐了出来,其他东西也吃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