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病娇血族强制爱20 第(2/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既然没办法,那就只能等到傅辰槿回来。

傅辰槿微微一顿,看乐少宁张了张有些发干的唇,试图从喉咙里挤出几个音节。

他担忧得皱起了眉,低头去听。

“咔。”

这个声音与乐少宁记忆中的某个声音重叠在一起,虚虚实实地分辨不清。

"...

“我的忍耐有限度,如果你再这么做,我不会再忍下去了。”

乐少宁的目光很模糊,随后他的额前落了温热的温度,耳边响起磁朗低沉的声音:“叶叔说你没吃晚饭,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下一秒,乐少宁抬头贴向他的嘴唇,但大概距离不够,只亲到了傅辰槿的下巴。这一下让傅辰槿愣住了,在乐少宁看不见的地方,他血色的瞳孔骤缩压紧,仿佛被天大的馅饼砸中了头,清晰的思维瞬间变成一团浆糊,连呼吸都明显变得急促许多。

乐少宁:

一宁宁,哪里不舒服?哥带你去医院看看。

血,所以被同化成了一名完整的血族。

系统面无表情地解释: “因为您的行为改变了剧情的原轨迹,所以较原剧情相比,剧情有了极大的出入,这一点无可避免,如何挽救只能看您自己了。”

门被缓缓推开,一道光线沿着门外洒了进来,映出了傅辰槿颀长挺拔的身形。

乐少宁漆黑朦胧的眼眸半睁,粉色的薄唇又湿又润,眉目间散着一 股清纯却诱人的茫然,不知是听清了还是没听清。没办法亲到傅辰槿,他看起来很焦急,大眼睛湿漉漉的,好像浸了水的珠子,马上要被欺负哭了。

傅辰槿也不知是在警告乐少宁还是警告自己,另一只手几乎将床板捏得碎开,手背爆出青筋,说话时像要咬碎每一个字。

但少年压着他光咬嘴唇,其他什么也不做,傅辰槿感觉自己心口里的某种情绪,正在渐渐膨胀开,既焦灼又兴奋。

可他什么时候吸了初代血皇的血,傅辰槿是初代血皇?怎么可能,初代血皇早在七/ \百年前就已经销毁于世,现今只留存了一具血皇棺在皇室血族总部保存,他更不可能接触到。

于是,他伸手掐住乐少宁的脸颊,让两人的嘴唇分开,探出舌尖勾过嘴边的银丝,眯起眼睛,目光中隐含着危险的暗色:“为什么亲我?“

乐少宁的睫毛颤了颤,费力地抬起手,握住了他的指尖,感受到从上面传来的热量。

乐少宁毫不知情,用属于吸血鬼的吸血牙尖不熟练地划破了傅辰槿的嘴角,在舌尖尝到了一点点血味后, 他的身体像重新有了力量,抬起软绵绵的双手,勾住傅辰槿的脖颈,将自己整个人都送了上去,完完整整地亲到傅辰槿的嘴唇。

他感觉自己已经从梦里醒来了,却又不完全在现实里,因为他感觉不到渴和饿,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脑袋一片空白,没办法思考,只能遵循着自己的本能。

血统转化已经耗尽了他目前身体内所积存的所有能量,傅辰槿有事外出,除了他以外,傅宅内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也就说明没有求助的对象。

月光洒在傅宅长而寂静的走廊上,乐少宁在迷蒙的睡意里听到了一些声响。

系统安慰他:“睡觉吧,乐先生,睡着了就不饿了。乐少宁真想把这个见死不救的系统从思维空间里抓出来打一顿,奈何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

“砰一”乐少宁一个不留神,头直接撞到了床头柜。开什么玩笑?

他有点绝望地躺回床上,揉了揉额头上那个巨大的包,就算想起身出去找人也没有力气。

傅辰槿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将手搭在乐少宁的后腰,随着他略显急切的攀附,顺从地坐在乐少宁的床边,紧接着便被乐少宁压在了床上。少年就像只被饿了许多天的奶猫,舞着爪子勾着他咬,却一点也不痛,对于傅辰槿来说,自己的嘴唇只是被吮吸得发痒而已。4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