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病娇血族强制爱24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为什么?

他的皮肤滚烫炙热,乐少宁指尖发凉,触碰上去时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而后仍然被拉着将整只手放了上去。

傅辰槿的身材一直很好,肌肉匀称, 胸肌轮廓明显,坚韧得如同包裹着丝绒的钢板,此刻在靠近他左边胸膛的皮肤上,多出了一圈和乐少宁同样的古字母圆环,仿佛- -只铐住心脏的枷锁。

脑海里的思考结束时,乐少宁已经握住了傅辰槿的手指。

单方契约,是皇室血族所掌握的相当古老的契约术。

“从今以后,我就完全属于你了。”



他和傅辰槿的感情是自由的。

如果这个角色里没有灵魂碎片,那傅辰槿应该是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物,他只需要想办法让林允诺远离傅辰槿,但真实情况是,傅辰槿就是他已经逝去的恋人的一部分。

“我是你的少爷,在我这里,你也是我的小少爷。”傅辰槿扬了扬唇,在乐少宁的视线里露出一一个笑容来。

乐少宁揉了揉眼睛,沙哑道: “我没办法向你缔结契约吗?”

乐少宁被傅辰槿掰开想要合上的腿, 身体起伏得像海洋里漂泊的一叶小舟,哭得脸都红了。乐少宁脸上都是眼泪,视线模糊地看着傅辰槿五官的轮廓,只觉得越来越想哭。

乐少宁鼻子又开始发酸了,他一点也不高兴傅辰槿用这种方式向自己宣告他的忠诚。随着契约生成,乐少宁左脚脚踝上多了一 圈极小的古字母形成的小圈,远远看去就像细细的链子,一点也不突兀,反而很漂亮,映衬着白皙细腻的皮肤。

乐少宁:“一起睡。半分钟后,他的手掌贴住乐少宁的腰,掀开被子抱着乐少宁躺了上去。

乐少宁的目光有些懵懂,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长裤被脱了下来,随后腿根不知为何多出了许多粘液,再然后他真的被塞了又硬又烫的东西。

缔结者会向被缔结者献上自己的心脏,一旦对其的感情有任何不忠,就会被契约术束缚心脏,碎裂而亡,而当被缔结的一-方出现生命危险时,契约同样会生效。把我的生命献给你,这是相当霸道,而又至死不渝的誓约。

傅辰槿的手在他眼前,乐少宁始终没有主动触碰过。

而这个世界与上个世界有些不一样,林允诺没有喜欢。上傅辰槿,傅辰槿也从来没有对林允诺动过心,两位主角在几乎没有交集的情况下,林允诺的气运依然持续上升,说明无论傅辰槿有没有和他在一起,都和气运值无关。

上个世界他在遇到江羽时,还没有确认这一 点,只是因为江羽和他的恋人极其的相似,相似到他实在没办法接受将这个人拱手让给苏白的地步,

傅辰槿回答:“感情没有公平的,从我先喜欢。上你的那一刻起,天平就已经倾斜下去了。

傅辰槿森森的目光在夜里就像一条饥饿的野狼, 他揉了揉乐少宁细嫩的脸,看他猫咪般轻轻蹭着自己的手掌, 另一只手啪嗒松了皮带扣,低声笑道:“一会儿还有更硬的。”

“少爷。”傅辰槿被

乐少宁知道傅辰槿说得对,现实中的情侣很少有感情平等的,因为总是有一-方更加爱另一方,可是他已经为了他奉献过一次生命,乐少宁穷极一生也没办法再补还上,而现在又发生了一次这样的情况。821573273

傅辰槿握着乐少宁的手,拨开了自己的睡袍衣领,轻轻将他的指尖放在自己的胸口,低声道。

所以在江羽和苏白见面以后,他害怕江羽的感情回归到原剧情的轨道, 看上苏白抛弃自己,因此为了稳住自己在江羽心中的位置,他破罐子破摔地强迫江羽,但没想到最后真的会成功。

“这是皇室血统的血族才可以使用家族契约的,”傅辰槿拨了拨他额前的发丝,“更何况连皇室都不一定能掌握,你怎么能用呢?”

傅辰槿强行抓着他的脚踝,一点一点地低下头,嘴唇在那泛着象牙色泽的雪白皮肤上印下一个吻。随着唇与皮肤接触在一起,相碰的地方很快便开始闪烁淡淡的浅紫色的光。宁看着那抹光,在床上僵住了。

他的脚很敏感,被触碰的时候就醒了,睁眼时看见是傅辰槿在床下。

“别紧张,只是缔结单方契约。

“少爷!”乐少宁吓得把自己的脚直往回缩,可怎么晃都被傅辰槿紧紧握着脚踝,那指腰的薄茧磨得他皮肤疼,眼眶也慢慢地红起来,“你不用这样......"

虽然接触到了床被,但乐少宁的屁股也碰着了傅辰槿的皮带,不满地用脚踢了踢他的小腿,声音软软的抱怨道:

乐少宁醒来时,听见了寒寒翠翠的声音,而后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他的脚踝。

“但这样不公平。”乐少宁垂下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