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姐姐最好看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这次不是吃的,也不是药,而是一个暖手器。

“你是来带他走的吗?”少女问道,说完也不在意柏羽根本不回答,自顾自的说道:“他妈并不疼他,现在丢下他自己走了,听起来挺可怜的,但是我觉得离开他妈也不是什么坏事,他妈留在他的身边,早晚会累死他。”

柏羽看了她一眼,她继续说道:“我说这些做什么,谁不可怜呢?”

庄祈并不想死,他不知道妈妈去了什么地方,他得好好的活着,也许以后妈妈回来找他了呢?

庄祈并不笨,他只是不想去往深处想,不想让自己太绝望了。

过了一会儿,那扇半掩着的门被从外面推开。

“啧,真麻烦!”她低喃一句,最终还是俯身将暖手器捡了起来。

庄祈回去的的路上走的很慢,头晕眼花走不动路。

说完不等柏羽反应,端着破了豁口的盆子回去了。

柏羽今天回来的迟了点,远远的能看到庄祈正一瘸一拐的走向她的住处,看起来似乎受了伤?

庄祈睡着之后,依旧紧皱着眉头,身体维持着蜷缩的姿势,睡得显然并不安稳。

嫌弃他没用,他就证明给她看,他其实是个有用的人,他可以的。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并没有着急进去。

“你是来找庄祈的?”旁边传来一道声音。

但紧要的时候,也会有大用处。

他得有一个支撑着自己活下去的动力,让自己再难也能坚持住,而不是自暴自弃,失去了求生意志。

的确,谁不可怜呢?

他还是对她不了解,她这个人就是铁石心肠的啊!

……

庄祈送来的东西,柏羽一个都没动,也没有去碰。▓+爱+阅+读Шww.loveYueDu.?om▓无功不受禄,她并不打算给他希望。

一次两次,柏羽都可以当作没看见,一个星期下来,次次都默不作声的去做这些,这是打算做什么?感动她吗?

这个暖手器看起来很廉价,而且破旧,是个没什么价值的东西。

庄祈不知道柏羽是不是会接受他,也或许不用多久,他就会死了,可只要活着,他就不能放弃。

他一直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睡一觉吧,睡一觉醒来就好点了,睡着了就不会感觉到饿和疼了。

庄祈回到家,家里没有人,也是,妈妈已经离开了,这地方只有他一个人,一个没人要的垃圾而已。

她刚来这里,或许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但是她的确帮了他几次,也是唯一一个没有伤害他的人。

柏羽看了对方一眼,是个看起来模样并不出众的女生,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眼中却是沧桑的麻木的,失去了本该属于少女的纯真与朝气。

来人是柏羽。

那些药,大概是因为她脸上有伤,所以特意送来的,一些看起来不新鲜的,明显不是第9区这个地方存在的蛋糕糕点,也是送给她吃的。

少女回到了隔壁的破烂窝棚中,从里面传来一阵难听的叱骂声,也没有听到少女的反驳反抗。

动作算不上多轻,但陷入深度睡眠的庄祈并没有感觉到,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就算现在有人将他抓去卖了,他大概都毫无所觉。

他知道她嫌弃他,但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他也得试试。

他好多天都没有吃顿饱饭,身上的伤也是昨天没好,今天又添了新伤,将衣服撸起来,他身上的肌肤就没有一块好的地方,青青紫紫破皮流血,看起来怪瘆人的。

屋子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异味,她走到床边站定

庄祈什么也没做,倒在脏污的床上,蜷缩着身体,以此来减轻身上的疼痛。

而在这种地方想要活下去,他需要找一个能庇护他的人。

她站了一会儿,又转身看了眼庄祈离开的方向。

少女是出来倒脏水的,说着就随手一泼。

柏羽距离很远的看着,并没有让他看到她。

天气逐渐转冷,取暖的东西在第9区是个奢侈的东西。

等到人离开了,她才走到门口,低头看了眼门口被放下的东西。

但就是这样,庄祈依旧连续一个星期的坚持下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对她来说毫无用处的东西。

他走到门口朝里面看了看,没有见到人有点失落的低下头,他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将带来的东西放在门口,又转身脚步缓慢的离开了。

柏羽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柏羽是庄祈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