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生热(修)

    “唉,”吴不休叹气,“思尔,你说为什么,你没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我着急,你有了喜欢的人之后,我也着急,他长得像渣男,我着急,你们没进展,我也着急,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大病,都快急死了。”

    林思尔往他碗里夹了一块肉,安抚道:“别这么说,你有弟弟呀,不是太监。”

    吴不休:……要噎死了都。

    “不是,我的重点不是太监!”

    “是没有进展。”林思尔老实接话。

    “欸~对,我担心的就是没有进展。我给你说,不查不要紧,一查吓死人,我想着傅亦那张渣男脸,应该没人敢正面往上凑,最多有人暗地里yy一下,结果有些胆子大的女生,直接拿着手机堵人加微信,可以说是,只要是个人都喜欢他。”

    林思尔翻译:“人见人爱。”

    吴不休不在意自己的用词,他和林思尔从小靠文化成绩说话不一样,他这辈子脑子在学习上就没有开过窍,哪怕从小到大,林思尔每天守着他写作业,同样的题型讲了无数遍,他的成绩还是稀烂,勉强混个中下游,根本不可能和林思尔一起来读南大。

    还好林思尔没有放弃他,发现了他挨他妈打的时候跳可远,推荐他学体育,他这才能靠跳远进南大。

    可以说,林思尔就是他人生路上的启明星和暖宝宝,要好好呵护的。

    所以当他的暖宝宝爱而不得的时候,他简直比本人还着急。

    林思尔放下筷子,幽幽叹气:“没办法,我一看见他,我就怂,想躲。”

    “好嘛!林思尔你终于说实话了是不是?我就说,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能够抵挡你的颜值,合着是你自己故意躲起来是不是?”吴不休气呼呼,捏了一把林思尔的脸蛋。

    手感太好,没忍住往外揪了揪。

    “啧,真是嫩,一捏就红了。”有种把人欺负过头的感觉,吴不休心虚,赶忙用爪子给他按摩了两把。

    傅亦此刻正和周泽在一个米线窗口排队点单。

    周泽看到这一幕,嘿了一声捣了傅亦一胳膊:“那是不是你室友?听说是统计学院一枝花,可高冷,有人找他搭讪要合照,他顶着那张冰冰脸,开口就是‘不好意思,我不喜欢照照片’。不过,这会儿看起来也不像啊,和他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有说有笑,那张漂亮脸蛋还让人随便捏。你住进寝室有一两周了吧?感觉怎样?真的可高冷?脸蛋好捏不?”

    看到被捏得泛红的白软脸颊,傅亦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被周泽捣了一下,他回过神,面色不愉,语气不爽:“槽多无口。”

    周泽惊讶:“啊?他长那么好看,还槽多无口啊,具体槽在哪儿,说来听听!”

    傅亦看傻子一样看他一眼:“不是他槽,是你槽。一个大老爷们,整天脑子里面就是八卦,说话还不中听。”

    周泽不服:“我说话怎么不中听了?我又没有说脏话!傅亦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我就要闹了啊!”

    傅亦无语一息:“第一,他是男生,别花啊花的形容,不尊重人。第二,喜不喜欢照照片是人家的自由,你管这么宽。”

    周泽嘁一声:“说来说去,你就是护他犊子吧,看样子,关系不错?”

    傅亦沉默,没有怼回去,其实是想起自己这一周来和林思尔寥寥无几的接触时间。他能感觉到林思尔有点躲他,他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他不说话,周泽就默认想歪,嗷嗷叫起来:“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说我说话不尊重,自己倒先看脸护上了!本来嘛,说他漂亮的又不止我一个人,网上一大堆,贴吧,表白墙都是,偷拍他的照片下面全是一堆女生在喊老婆,这就是一种网络文化,你不懂。”

    傅亦颔首:“我的确不懂。”

    喊男生老婆什么的,奇怪,轻浮。

    这边的争执,林思尔和吴不休不知道,吴不休还在竭尽脑汁帮林思尔想办法。

    最后一口饭哼哧下肚,吴不休把筷子一搭,气势可足:“思尔,从今天开始,你必须要想办法破冰!不管他直的弯的,你总要先和他熟起来,才方便打听消息啊。”

    林思尔呆呆问:“怎么熟啊?”

    吴不休弹他脑袋:“怎么熟?摩擦生热呗!你多贴他两下,制造点身体接触,你来我往互相增加摩擦力,就熟了。”

    “是这样吗?”林思尔怀疑吴不休学的物理和他学的不是同一个。

    “哎呀,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摩擦生热第一步:想办法和他说上话,要么是微信上,要么是现实中。我明天要检查!”

    在吴不休锐利的眼神逼视下,林思尔咬咬筷子,乖乖应下。

    答应过后,林思尔暗自琢磨,这回真要想想办法了,他和吴不休太熟,他只要犹豫一秒或者眼神一闪,吴不休就能看透他,毫无隐私。

    怎么才能和傅亦说上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