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肩膀(修)

    上铺离地高度一米七,傅亦抬手就把手机放到了林思尔的床上,站在一旁很淡然的样子,看着林思尔的发旋。

    傅亦打开的页面是微信二维码,但林思尔太紧张了,脑子乱乱的,没有反应过来,便没有动作,只是睁着漂亮眼睛看着傅亦。

    看他呆头鹅一般,傅亦的嘴角扯了下。

    统计学院的小漂亮?大学霸?

    分明是个傻乎乎的小呆子。

    “不加我?”

    傅亦出声,林思尔的耳朵被他凑近的声音烫到,微微缩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傅亦是什么意思。

    他忙不迭乖乖点头:“加的。”

    生怕回答晚了傅亦就后悔了,林思尔摸出自己的手机捣鼓,傅亦就在旁边看着。

    一个躺着,一个站着,脑袋却很神奇的在同一平面。

    傅亦的视线不由自主在林思尔的床上逡巡一秒,很素净的四件套,床上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和林思尔给他的感觉比较相似,但他又觉得,林思尔值得更华丽的四件套,比如那种重工的白色蕾丝刺绣就很适合林思尔。

    收回视线时,傅亦看到林思尔枕边有两个比小臂短一点的玩偶,一个猫猫,一个狗狗,虽然看起来旧,但很干净,款式不像买的,倒像是手工做的。

    很可爱。

    看太多就不礼貌了,傅亦收回视线,林思尔恰好完成点开微信操作。

    然后傅亦就眼睁睁看着他点开了自己的二维码。

    两个二维码并排在一起,边上黑色,中间两个头像众星捧月并排着,给傅亦看笑了。

    他的笑声太戳人,林思尔揉揉耳朵,不明所以看着他,大眼睛仿佛在控诉他:你在笑什么呀?

    眼前的林思尔不设防又生动,傅亦眉头微动,笑意盎然,漫不经心问:“是要比比我们谁的二维码更二吗?”

    林思尔小小的啊了一声。

    他这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手忙脚乱退出去,去找扫一扫功能。

    过程中,林思尔不自觉嘴唇噘起一点,气呼呼的和自己较劲。

    傅亦听见他极小声自己骂了自己一句:“林思尔,大笨蛋。”

    清亮的尾调勾了一下傅亦的嘴角。傅亦又想笑了,但怕林思尔恼羞成怒,生生憋住。

    终于,添加好友请求发出去。

    林思尔抬眸,眼睛圆溜溜,眼角有点红,像是小猫自带的眼线:“我加你了哦。”

    傅亦学他说话的语气:“好哦。”

    傅亦伸手拿回自己的手机,手背在林思尔的手背附近路过,没有挨到,但林思尔感受到了他的烫度。手背发麻,脸颊微烫,就连床上的腿都又开始酸软。

    傅亦指尖快速操作着通过好友申请。

    林思尔的头像是一只布偶猫,和他很像,圆圆的眼睛配上自带眼线,很精致的长相。

    傅亦的指尖情不自禁在布偶猫的圆脸蛋上点了点,林思尔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他低头去看。

    “一个人拍了拍你”

    林思尔眨眨眼,略显无辜:“你拍了拍我。”

    傅亦笑他:“怎么,拍疼了?”

    林思尔红着耳朵尖尖摇头:“没有。”

    傅亦问:“那你说我?”

    面对傅亦没有指责情绪的问话,林思尔却紧张了,想着转移话题。

    他想了一秒,还真让他找到话题了。

    “没有说你。其实你可以在群里加我的,不用扫一扫。”

    傅亦的笑僵住一瞬,故作随意道:“忘了。加上就好。”

    一人尴尬一下,扯平。

    林思尔哦了一声,脑袋趴在手背上,硬生生给脸颊挤出来一团白嫩的肉,嘴角的弧度也挤出挺翘的一小点,像极了猫儿唇。

    傅亦眼神一闪,问他:“你名字具体怎么写?”

    林思尔敲敲手机屏幕:“我发给你。”

    林思尔的指尖细长,不过于瘦,骨感和肉感并存,像他这个人的长相一般,雌雄莫辨,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他长得好看至极。

    傅亦的视线转回手机屏幕上,念叨出声:“思尔是这两个字呀,那意思岂不是,想你?”

    “想你”两个字在林思尔的耳边重复着、盘旋着,像是催眠咒语,直接把林思尔人都整懵了。

    虽然知道傅亦不是那个意思,但他还是好心动啊。

    傅亦看他没反应,也没继续说,转而问:“你怎么不给我设置备注?”

    林思尔看着对话框顶上的“一个人”,歪头:“我知道你的昵称和头像,也知道怎么写。”

    言下之意,知道谁是谁。

    傅亦轻笑,故意当着他的面拉高手机,给他加了备注——林想你。

    “你看,有时候备注不一定需要打名字。”

    林思尔懵懵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