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客文学 > 恐怖灵异 > 钓系美人吃定忠犬 > 你来我往(浅修)

你来我往(浅修)

    林思尔认认真真的把吴不休给出的“摩擦生热”法则第二步记好,抬头看到吴不休奇奇怪怪的憋闷表情,他问道:“你不舒服吗?”

    吴不休回他:“我语言系统有点便秘。”

    林思尔面不改色纠正道:“那是欲言又止。”

    吴不休欸一声:“对,就是那什么欲言又止。”

    林思尔一副好好商量的表情:“虽然我习惯了你这种说不出成语就胡乱解释的说话方式,但是这里是食堂呀,你换一个干净的描述可以吗?”

    吴不休嗐一声:“我就是想说又不想说,不想说又还是想说。”等于欲言又止。

    对上吴不休跃跃欲试想要开口的嘴巴,林思尔故意无情道:“你不想说就不说吧。”

    吴不休抖了一下身体,冒到嘴边的话都因为林思尔给出的不合乎常理的答案生生憋了回去。

    他赌气道:“你不让我说,我偏说!”

    不吐不快。

    林思尔歪歪头,没说一个字,但吴不休看到了他满脸写着:看吧,你就是想说的,卖什么关子,吊什么胃口。

    吴不休咳了一声,强行留住自己的面子,忽略刚才的尴尬场面。

    “我欲言又止什么呢?就是我觉得吧,谈恋爱是实战的,你也不要我说什么你就光顾着记笔记,整得像纸上谈兵一样。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小矮子。”

    林思尔:“看吧,你还是会好好用成语的。”

    吴不休拒绝他的说教和转移话题:“重点不是成语,是前面那几句,恋爱要实战,不要纸上谈兵。”

    林思尔摇摇头,看着他:“不可以。”

    吴不休:“为什么?”

    林思尔:“如果我没有把你的原话记下来,我失败之后,你就会说是我胡来,不按照你的指示行事。”

    林思尔最后总结一句:“我很了解你。”

    一时之间,吴不休有点沉默。

    好吧,的确是这样。

    小时候,他和林思尔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铁头功,最后没有成功,他把原因归结于林思尔练功的时候没有跟着他的节奏喊嘿哈。

    小学的时候,他教林思尔三步上篮,林思尔没有成功还把脚崴了,他把原因归结于林思尔喘气的频率过快,和他不一样,惊扰了篮球运行的轨迹。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吴不休破罐子破摔:“好吧,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的人,失败了就会在你身上找借口。但是!我现在长大了,不那么幼稚了好不好?你也不要这么记仇。我在认真给你传授恋爱秘籍。”

    这些,沉默的人换成了林思尔。

    好吧,他也不是完美的人。

    吴不休的缺点是喜欢把过错推到他的身上,他的缺点是记忆力格外好带来的副作用——记仇。

    林思尔想,他也长大了,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喜欢拿小本本记仇的小孩儿了。

    他严肃脸:“好吧。你说,我要怎么实战?”

    吴不休:“长话短说。第一,能麻烦他的时候多麻烦一下,不要不好意思,尽量增加你们的沟通。第二,多接触多说话,微信聊天多发表情包,切记,是可爱的表情包,不是系统自带的emoji!听明白了吗?”

    林思尔睁着大眼睛和吴不休对视好几秒,最后还是掏出了备忘录:“我还是记一下吧。”

    吴不休:……

    怕吴不休骂他,林思尔特地解释一下:“我不是纸上谈兵。我就是方便时时刻刻拿出来复习。温故而知新。”

    他理由过于充分,吴不休无法反驳:“行吧。你爱记就记。我不注重过程,只关注结果。”

    林思尔伸手,微微OK。

    恋爱补课补得差不多,饭也吃得差不多,吴不休把餐盘端去回收处,转身回来接林思尔:“走吧。送你去教室。下课我来接你去吃午饭。”

    听到吴不休这样说,林思尔潜意识有点排斥。

    但时间紧迫,上课在即,容不得他多想,着急忙慌拄着吴不休牌人形拐杖就往教室冲。

    上完两节大课,上午放学。

    教室里的人都走得一干二净之后,吴不休依旧未出现,并且没有回消息接电话,林思尔这才知道,吴不休送他来教室的时候,他心中生出的不祥是为何。

    他戳着吴不休的对话框,恶狠狠打字:“吴不休!你昨天晚上肯定又通宵打游戏了!你还手机静音、关闹钟!”

    一连打了三个感叹号,足以看出林思尔的愤怒。

    他点开备忘录,写下今日感悟——这个世界上最立不住的东西,就是吴不休的flag。

    履立履倒。

    怎么办呢?

    自己崴着跳着回寝室吧。

    好在教学楼离寝室不远,他崴个五分钟应该就能回去,唯一的难受点就是寝室在四楼,他还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