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客文学 > 恐怖灵异 > 钓系美人吃定忠犬 > 按摩脚踝(浅修)

按摩脚踝(浅修)

    傅亦挑眉:“说了五分钟,绝不超时。”

    他没说,他跑得格外快,就是担心周泽这个嘴碎的,问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或者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害怕他把林思尔弄得不自在。

    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在他心中,林思尔和周泽这种五大三粗嘴上不把门的沙雕是不一样的。一个是随便哪条马路旁边的绿化带,一个是植物馆里面的镇馆之花。

    “你话怎么这么多?你管人家当不当爱豆谈不谈恋爱的?管真宽。”

    “卧槽!傅亦你不是人!我是什么一次性用品吗?用完就丢,你翻脸不认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傅亦抬手,一瓶饮料甩他怀里:“该谢的地方,我会谢。但你讨骂,我也照骂不误。”

    周泽白了他一眼:“看在饮料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周泽把饮料瓶拧开,喝了起来。

    傅亦像个老父亲一样,低声询问林思尔:“他没对他胡说八道什么吧?他要是说了不好听的话,我帮你收拾他。”

    林思尔摇头:“没有。”

    傅亦半信半疑:“没有最好。不然我会因为所托非人而良心不安。”

    此刻在他眼里,林思尔背着书包,乖乖巧巧的,像个小孩儿。乖小孩都需要好好保护,不能受一点伤害。

    周泽在旁边听到傅亦的问话,嘴里有水,不能反驳,但不妨碍他给了傅亦一个白眼。

    口口声声别人看脸,其实自己也是个双标至极的颜狗。看把林思尔护成什么样子了,像护着自己的眼珠子一样,也没见他对游泳队那帮大老爷们这么好过。

    呵,男人,绝对有问题!

    傅亦不知道周泽对他的吐槽,淡声对林思尔说:“走吧,上车,我找学生会的朋友借了一辆车。”

    林思尔看过去,一辆红漆三轮车,看起来还很新。

    “……”

    他以为,会是电瓶车之类的。

    一时间,他不知道重点是傅亦数不清的学生会朋友,还是为什么每次傅亦都借不到正常的车。

    上次是电动玩具车,这次是学生会拉物资的三轮车。

    不过,到底是傅亦的一片好心,他不能以怨报德。

    而且,能坐在喜欢的人的后车座,不管是玩具车,还是三轮车,都是令人开心的。

    林思尔开心答应:“好。”

    三轮车有点高,林思尔爬得有点费劲,好在他腿长,旁人看不出他的狼狈。

    三轮车中间,摆着一个低矮的凳子,林思尔就坐在上面,并起弯曲的腿,怀里抱着书包。

    傅亦像个黄包车夫,坐在前面,长腿支在地上,回头叮嘱他:“要是坐不稳,你就告诉我。”

    林思尔看着他,眼睛亮晃晃:“好的。”

    傅亦心猛跳了一下,说了一句坐好了,扭头就像耕地的牛上身一样,疯狂踩起了脚踏板。

    林思尔:……

    熟悉的暴走疾驰模式,林思尔已经习惯了。

    看着傅亦在风中翻飞的衣角,他心里涌出一个隐秘念头,他一只手抱着手包,另一手拿出手机,拍下了傅亦挺括的背影和被风吹起的衣摆。

    青春少年郎,最是肆意随性。

    傅亦骑得很快,快得让林思尔注意不到路人诡异的眼神,自在了很多。

    到了寝室楼下,傅亦问林思尔:“你能自己上楼吗?”

    刚从车上下来,林思尔脚还有点漂移后遗症,双腿发软:“我可以的。”

    傅亦颔首:“行。那你先回寝室,我去还车。”

    林思尔答应,鬼使神差接了一句:“我会给你留门的。”

    傅亦眉头一动,一句“真贤惠”到了嘴边又被他吞进去,换了一个说法:“小伙子,你很上道。”

    看着傅亦骑着三轮车漂移拐弯,林思尔这才知道,原来刚刚傅亦载他的时候骑得已经算是温柔。傅亦一个人的时候,那才是飞快又炫技,小板凳在车斗里面晃来晃去的,都要吐了。

    林思尔猜测,傅亦肯定喜欢赛车,或者摩托车。

    林思尔扶着墙,挪回寝室,打开门之后,吴森和王水已经上床午睡,寝室里面静悄悄的。

    下午第一节没有课,但他的室友都很自律,每天中午准时睡觉,准时起床。有课上课,没课图书馆自习。

    听多了吴不休吐槽他的奇葩室友,打游戏不戴耳机,抖音外放,臭袜子集齐一个月才洗,上课玩手机睡觉,他觉得自己的室友是网上流行的那种神仙室友。

    知道室友都睡了之后,林思尔轻手轻脚进了寝室,关门的时候没有关严,留了一条缝。

    放下书包,坐好,喝水,吐气。

    呼。

    终于不用被很多视线盯着了。

    他换好鞋瘸着去冲了个脚,回来趴在椅背上,摸出手机,发现吴不休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