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男心事(修)

    【那个人:初见。附带九宫格。】

    不用点开看,林思尔就看到了正中间是他和傅亦的合照。

    心跳加快,他把每张图挨个点开,准备看看傅亦还发了什么。

    基本上都是和别人的合照,社团的大合照,游泳队的大合照,班级大合照。

    精彩的大学生活。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傅亦把他们的合照放在了最中间,并且傅亦和其他人的合照都是大合照,只有和他的是双人照。

    还是应该为了傅亦回复的一条评论而不开心。

    他不知道别人问的什么,但是他能看到傅亦回答的是什么。

    【那个人:长头发戴鸭舌帽的不是我女朋友,是男生,我室友,不介绍。】

    吴不休来寝室的第一时间,林思尔就点出了这条朋友圈给吴不休看,指尖就点在傅亦回的那条评论上。

    “不休,你说傅亦这个回答的意思是他有女朋友,但是不是我。还是说,他喜欢女生?”

    吴不休手掌往下:“思尔,你淡定。不要钻牛角尖,我觉得他这句话的意思单纯就是解释一下你不是他的女朋友。至于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你翻翻他之前的朋友圈,看看有没有合照什么的。”

    林思尔僵住一秒。

    他加了傅亦的微信也有一天了,但他却没有想起去看看傅亦以前的朋友圈,还在这里傻傻猜测。

    他迫不及待点开傅亦的朋友圈,一条一条仔细看,发现傅亦上大学以前很少发朋友圈,最多是高中毕业的时候发了一次班级合照,但看不出有女朋友,再之前,发的都是泳池照片、得奖照片,或者是分享励志歌曲,并没有女生的存在。

    朋友圈看不出痕迹,林思尔再把今天他记得比较清楚的一些事情都给吴不休说了。

    吴不休摸着下巴给答案:“他太坦荡了,很大可能性是直男,就算是同性恋,也多半是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深柜。”

    吴不休这么一说,林思尔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傅亦点评照片的时候不太开心了。

    因为傅亦太坦荡了,坦荡到没有喜欢一个人时会有的羞涩情绪。

    吴不休看他垂头丧气,拍拍他的肩膀:“气馁了?想放弃了?”

    他问完,林思尔却突然不丧了,他支棱起来,表情坚定:“不。我还是好喜欢他,不想放弃。”

    吴不休笑了:“这才是我们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林思尔同学嘛。你也别太放心上,该接触的还是要接触。你们现在不太熟,你直接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喜欢的人会很尴尬,但是当你们熟悉之后,这些话题还不是随便问?所以,摩擦生热计划还是要继续进行。同时你也可以旁敲侧击一下,看他有没有喜欢的人。”

    林思尔郑重点头,猫猫昂头:“好!”

    上完最后一节大课,这周的课就结束了。

    下午从寝室出发的时候林思尔把要带回家的东西都装书包里了,一放学就可以直接回家。

    吴不休打了个滴滴,在门卫登记之后,车开到了教学楼下,林思尔不用忍着脚痛走到校门口。

    两人从小就是邻居,住的同一栋教职工公寓,家门面对面。

    林思尔的爸爸是数学老师,吴不休的爸爸是体育老师。至于两个人的妈妈,都是公务员。

    林思尔家的氛围和吴不休家的不同,林思尔从小是外婆带大的,但他爸妈对他学习都很严格,从来只关注结果不关注过程,只要他没有考好,就是一次谈话。

    而吴不休,他妈忙基层工作,吴不休的日常生活就主要由他当体育老师的爸爸负责。体育老师大多随性,所以吴不休可以说是在林思尔家蹭饭蹭功课辅导长大的。

    当然,辅导吴不休功课的不是林思尔爸爸,是林思尔。

    滴滴到家,林思尔下车之后,站在单元楼下:“不休,你去帮我买点绿豆糕吧,外婆喜欢吃。”

    吴不休点头:“成。那你喜欢吃的蔓越莓饼干,要不要?”

    林思尔猫猫眨眼,非常渴望:“要。”

    吴不休笑他馋,转身去买糕点,又被喊住,他回头:“怎么了?”

    林思尔摸摸脸颊,害羞道:“你多买一点有包装的那种蔓越莓饼干,我想周末带去学校给傅亦尝尝。”

    吴不休:“艹!”

    踢翻这盘狗粮。

    有包装的要贵好几块钱呢!以前他想买,林思尔都说他浪费,现在,自己买得欢,见色忘友林思尔!

    嘴上气氛,身体还是很实诚的,该买的吴不休都买了。

    林思尔提着糕点,开开心心回家,打开门,发现他爸妈都已经回家了。

    两个大忙人都按时下班回家,真是不容易。

    他喊了一声:“爸、妈。”

    他爸妈应了,但脸色都不是很好。

    林思尔不是很喜欢这种氛围,心里咯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