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人(浅修)

    一老一少,不知道到底是谁搀扶着谁,晚风相送,慢慢回家。

    因为长相,林思尔在很多不熟悉他的人面前都是高岭之花,但在最熟悉他的张凤面前,他就是一个性子软乎喜欢撒娇的乖巧小男孩儿。

    心情不错,林思尔边走边哼唱小时候张凤哄他睡觉时唱的歌,从“小燕子穿花衣……”唱到“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又唱到“路边的老牛是我同伴……”

    唱到回家,林思尔拿出钥匙打开家门。

    听到动静,在饭厅摆弄碗碟的林渊支着头看,颇为不赞同地说:“妈,天都黑了,你们怎么才回来?饭都凉了。还有,思尔你也是,你说出去找外婆,找到了也不马上回来,还像小孩儿一样喜欢在外面玩。”

    张凤脸上浮现一丝尴尬无措,像犯错听训的小孩儿一样。

    林思尔心尖针扎般痛。

    他外婆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都是他外婆在他挨训的时候挺身而出,直接把他爸训得像孙子一样,他爸都不敢说些什么。可自从身体出问题花费他爸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之后,他外婆就像矮了他爸一截一样。说话都无法理直气壮。

    林思尔皱皱鼻子,先他外婆说了一句:“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林渊这才教导主任般点头:“下次注意,去洗手,马上吃饭了。”

    林思尔领着张凤去洗完手,落座吃饭。

    作为人民教师,林渊总是习惯在饭桌上问林思尔的学习情况,就算上了大学,也不例外。

    “思尔,你正式上课也小一个月了,学习方面怎么样?能不能跟得上?”

    本来就不怎么开心的林思尔,更加郁闷了。

    他很讨厌用学习相关的话题下饭,倒胃口,吃饭明明应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但他又不能不回答:“能跟得上,都听得懂。”

    林渊这才满意点头,但他心底顾虑并没有完全消散,他夹了一筷子菜继续说:“能跟上就好,但你也不能洋洋自得松懈起来。现在社会上竞争很大的,你虽然才大一,但也要提前做好准备。大学前三年的绩点维持在前百分之五,到了大四就可以直接保研,等你读到研二,就可以准备考公务员。你这个专业很适合考公务员,考统计局,你妈也是体制内的,到时候可以给你一些意见。”

    林思尔垂着眼眸点头,谁也看不出他眼底的情绪:“嗯。”

    “还有,你现在虽然读大学了,但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不要学别人什么进大学就谈恋爱,不务正业,荒废了最好的四年。恋爱,等你大学毕业之后再谈都来得及,我和你妈会帮你寻摸着合适的对象,到时候大学毕业就安排你们见面。对了,我知道现在年轻小姑娘找男朋友就喜欢找好看的,你可以适当穿得朴素简单一些,你这个长头发,倒是有些用,别人分不清你是男是女,就不会主动来找你搭讪了。”

    林思尔刨饭的动作慢下来。

    他的忍耐,真的快要到极限了。

    “听见没有,我给你说话,你别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听到了。”林思尔拉长声回答。

    林渊还想说什么,吴秀云突然抬手:“安静,我接个电话。”

    林渊沉寂。

    林思尔松了一口气。

    每次他爸在饭桌上对他说教的时候,能够救他的就只有他妈突然收到的工作电话。

    有个工作狂老妈,作用就在这里。

    吃完饭,张凤收拾碗筷,林思尔帮着她,端进厨房之后,林思尔就主动请缨:“外婆,我来洗碗!”

    张凤笑笑:“好。我们想想也该多学学这些了,以后有了女朋友才能照顾好女朋友。别听你爸说的大学不谈恋爱,那都是老古董的想法,我相信我们想想就算谈了恋爱,学习也能顾好的。想想,你老实给外婆说,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呀?”

    林思尔被他外婆的话闹了个大红脸,对上他外婆好奇又殷切的目光,他心底浮现出一个想法,又很快被他压了下去,仿佛刚才的冲动只是过眼云烟。

    他摇头:“外婆,我还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张凤失落地啊了一声,顿了顿又说:“没事,想想这么帅,肯定好多小姑娘都喜欢你,只是不好意思直接告诉你。想想的头发都这么长了,也可以剪掉一点,才能把你帅气的脸都露出来,给那些小姑娘们好好看看。”

    林思尔失笑:“外婆你和我爸的想法真是反着来的。”

    张凤哼哼一声:“那你觉得是你外婆说的有道理,还是你爸说得有道理?”

    林思尔故作严肃想了想,马上又露出冰雪消融的笑容:“于情于理,我都觉得外婆说得对。”

    张凤被哄得高高兴兴,笑着说他是小促狭鬼,就会说好听的话哄人。

    林思尔可冤枉,他说的都是真心话。

    吃完饭,老规矩,吴秀云和林渊一个进卧室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