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挂断

    傅亦眉头微动:“可以,怎么不可以。”

    傅亦话音落,一阵风声吹过,吹得树叶猎猎作响。

    林思尔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哗一下,冷风吹进来,吹得他一个激灵,声音都打颤:“傅亦,外面吹大风了,你冷不冷呀?”

    傅亦胳膊上挂着外套,他却看都没看回答道:“没带外套。”

    林思尔声音染上着急:“那好冷啊。”

    傅亦嘴角扯着,应和道:“有点儿。反正没几步路,冷就冷着吧。”

    “那怎么行。”林思尔说的理直气壮。

    傅亦反问:“那你要飞过来给我送衣服?”

    林思尔的声音又弱下去,带点不知所措:“我,我好像不行。”

    傅亦听出他的懊恼,想着安慰一下,别把孩子整自闭了,林思尔却先他一步说:“虽然我不能飞过去给你送衣服,但是我可以陪着你一起吹风。”

    生怕傅亦不行,他把手机往窗外伸了点:“你听,有风声的。”

    傅亦啧了一声:“傻。”

    林思尔不可思议道:“你是在说我傻吗?”

    是在嘴边绕了一圈,傅亦硬是没有说出来。

    林思尔人看着冷冰冰又高不可攀,实则是个软乎的小猫咪,一腔赤诚。他这个时候要是说人傻,多少有点不识抬举。

    他温声道:“你不傻。我傻,明明包里有衣服,我忘了。”

    林思尔开心道:“那你快穿上。”

    傅亦应了一下,扯着衣袖晃了几下,弄出布料厮磨的声音,几秒后:“穿好了。”

    林思尔问:“暖和吗?”

    傅亦无声勾唇:“暖和。”

    林思尔:“那就好。”

    犹豫了一下,林思尔继续问:“傅亦,你最喜欢吃什么菜?”

    傅亦联想到他今天发的朋友圈,直接说:“红烧排骨,黄花鸡蛋汤,鱼香茄子。”

    林思尔掩下惊喜,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骄傲道:“我今天学会了红烧排骨和鸡蛋汤。”

    傅亦:“好巧。可惜我吃不到。”

    林思尔红着耳尖说:“你想吃吗?”

    傅亦:“自然是想的。”

    林思尔抿唇道:“那你明天……”

    “思尔!怎么还没睡觉?”

    林渊的声音伴随着咚咚咚的敲门声一同响起,吓得林思尔噌一下跳到床上关了灯:“马上睡。”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足够让屋外的林渊和傅亦听到。

    林渊在外面还说了几句什么话,林思尔没认真听,无非是一些说教他熬夜会猝死的话。

    林思尔把自己藏在被子里,耳朵贴着手机,呼吸微微加快,但他又不敢说话,林渊听力好得很,听到一点动静说不定都会推门而入。

    好不容易等到一切恢复宁静,只有若有若无的风声还响着,林思尔迫不及待掏出手机:“喂?傅亦你还在吗?”

    没有人回答他,手机黑屏。

    解锁之后发现,他和傅亦的通话在刚刚被挂断了。

    聊天记录显示,是傅亦那边挂断的语音电话。

    林思尔本来高昂了一晚上的心情突然就低落下来。

    他和傅亦的第一次通话,完结得莫名其妙,他爸来得也太不凑巧了。

    要不要再给傅亦打回去?傅亦是不是还没有到家呀?可傅亦主动挂了电话,是不是代表不想再和他聊下去了呢?

    他闷闷不乐想了几十秒,脑子里乱糟糟的,然后就看到傅亦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那个人:晚安。】

    林思尔咬着下唇,眉眼失落,觉察到痛感的时候,他才一点一点打字。

    【两个木:晚安。】

    他都没有心情发小猫盖被子的表情包了,就这样吧。

    在家陪了外婆两天,周天傍晚林思尔才回到学校。

    走到校门口,他看见了低头正在玩手机的傅亦,傅亦不笑的时候,那张刀削斧凿般的俊脸把“渣男”的感觉演绎得淋漓尽致,迷死人。

    正踌躇着要不要上前,嗡嗡一声,林思尔就收到了傅亦的消息。

    【那个人:回来没?】

    林思尔心里那点昨天傅亦先挂电话的小别扭,瞬间就被傅亦给他发消息的惊喜压制住了,快快动着指尖回消息。

    【两个木:回来了的,你抬头。】

    傅亦挑眉抬头,看到穿着白色长袖的林思尔,像顶着小光环的纯净无暇小天使,他露出一个笑,快步走到林思尔面前。

    “脚彻底好了?”

    林思尔被低马尾遮住的耳尖泛着红,猫儿一样的眼睛无辜又清亮,他拍拍自己的包:“好了。我给你带了我最喜欢吃的酥肉和蔓越莓饼干。”

    傅亦牵动唇角:“哦,最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