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听话

    无人应答,耳边只有清浅的呼吸声。

    傅亦叹了一口悠长的气:“拿你没办法。今天干什么去了?都累到睡着了。”

    睡着的林思尔依旧没有回答。

    傅亦也不气恼,勾唇笑笑,指尖轻触林思尔鼻尖的小痣。

    林思尔鼻尖的小痣颜色不算深,面积一点点,稍微距离远点都看不见,除非像傅亦这样近距离观察。

    手下是平滑的触感,没有感觉到任何突起,但傅亦知道,林思尔的鼻尖小痣正乖乖待在他的手下,正如林思尔本人,像只小憩的懒猫猫一样靠在他的肩头。

    寝室楼大厅急匆匆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宁静了一会儿,一个宿管阿姨从宿管宿舍走出来,眉目不耐:“你们……”

    未尽的话消失在傅亦提醒安静的嘘声中。

    阿姨怔愣几秒,和竖着食指在唇前的傅亦对视一眼,又火急火燎开始赶人:“嘘什么嘘?还不准我说话呢?这都几点了?不在寝室睡觉,在这里坐着蹭我房间的电视看呢?快快快,回寝室,我马上关大厅的灯了。”

    宿管阿姨大声说这么一通话,林思尔都还没醒。

    见林思尔还靠着不动弹,宿管阿姨想要上前来喊人,傅亦赶忙出声:“我马上带他回寝室。”

    宿管阿姨嘟囔一句:“这是喝多了?赶快回寝室躺着去吧,坐着也怪冷的。”

    傅亦保持着肩膀不动,膝盖朝林思尔那边旋转,手臂穿过林思尔的腿弯,直接坐着就完成了公主抱。

    在宿管阿姨震惊的表情中,他公主抱抱起林思尔,得胜归来的骑士一般,走向走廊深处。在洗衣房的门口,他回头看,宿管阿姨已经进寝室了,刚刚路过的大厅也已经关掉了灯,只有墙壁上的电子挂钟还闪着幽幽的红光。

    傅亦脚步一闪,抱着人走进了洗衣房。

    洗衣房凌晨都有人来洗衣服,所以灯没有熄过,和大厅一样,洗衣房里面也有一排等待可坐的长椅。

    前脚刚进去,后脚傅亦又抱着人出来了。

    洗衣服里面一排洗衣机,还有两台烘干机,此起彼伏的轰隆声,吵人得很。刚刚才进去,林思尔在睡梦中就把眉头皱了起来。

    傅亦微微调整了一下公主抱的角度,让林思尔的脑袋更好靠在他的臂弯里,看了一眼发着光的洗衣房招牌,傅亦无声勾唇:“明天再来。”

    这会儿十一点半,门禁时间到,走廊楼道里都没什么人,就算遇到人也是提着桶往洗衣房去的。偶尔有两个边走边玩手机的男生猛一抬头看到傅亦抱着林思尔路过,除了震惊到张大嘴加一句卧槽,其余的话什么都说不出来。

    抱着林思尔从一楼到四楼,傅亦的呼吸声都很稳。走到寝室门口,听到里面没有动静,傅亦也就没有敲门,他知道,自己寝室的另外两个室友是老干部作息,这会儿多半已经睡觉了。

    他抬起一条腿蹬在墙上,让林思尔以一种半抱半坐的姿势窝在他怀里,空出一只手在裤兜里掏钥匙。傅亦开门的时候微微低头,脖颈蹭上了林思尔的唇瓣。

    傅亦开门的手一抖,差点没插进钥匙孔,他颈侧的动脉快炸了,呼吸也乱了。

    恰好在这个时候,林思尔半梦半醒,垂坠着的两只手搂住了傅亦的脖颈,鼻息间是熟悉的海洋荷尔蒙味道,分不清是做梦还是现实,最后只当是做梦,搂住傅亦之后,林思尔哼唧着:“傅亦。”

    傅亦喉结滚动:“我在。”

    林思尔眯着眼睛扬起一个弯弯的笑,心满意足搂着傅亦的脖子蹭了蹭,声音不像他平时的清脆,而是软糯着道:“傅亦。”

    傅亦不想应,喉咙着火,说不出话。

    等林思尔蹭的动作慢慢停下来,傅亦才深呼吸一口,重新开门。

    钥匙插进去,扭一圈,手一推,门开了。

    傅亦拔下钥匙放好,重新用公主抱的姿势把林思尔抱在怀里,腿踩地,抱着人进了寝室,脚轻轻一踢,关上门。

    果然,另外两个室友直接睡了,连灯都没开,傅亦抱着林思尔坐在椅子上,空出手按亮小夜灯。

    怕刺到林思尔的眼睛,傅亦只是开了小夜灯的最低档,暖黄的灯光照在林思尔的头顶上,显得毛绒绒的碎发温暖可爱。

    看着这一幕,傅亦好像懂了他妈抱他小侄女时候的感受了,软乎乎的一团小孩儿躺在怀抱里,真的很治愈。

    而且他怀里的“小孩儿”,还这么好看。

    林思尔睡了一会儿,慢慢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傅亦的脸近在眼前,而且身体的感受告诉他,他现在正被傅亦抱在怀里。

    不知不觉,林思尔的脚就软了,薄红着脸问傅亦:“你,我,我为什么在你怀里呀?”

    傅亦牵唇痞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我怀里,我只知道我怀里的是我捡到的宝贝。”

    林思尔愣愣眨眼,不知所措,轰一下红透的耳根表明他内心此刻也并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