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花呀

    当傅亦提出抱林思尔进寝室的时候,林思尔下意识想张嘴说可以放他下去,他自己走进去,但好在眷恋傅亦怀抱的理智劝阻了他,在傅亦疑惑询问的眼神中,他说出口的话就变成了:“谢谢。”

    夜风把傅亦的轻笑声送进林思尔的耳朵:“又说谢谢?还不如说点好听的。”

    一回生二回熟,林思尔已经能够红着耳尖淡定开口:“亦哥,谢谢你,你真好。”

    仗着林思尔今晚被他唬得破了例,傅亦得寸进尺道:“又是这个啊?听腻味了,换一句。”

    林思尔小小声吐槽:“你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么?”

    傅亦哽了一下,回答说不是,就是前后矛盾,毕竟他上一句才说自己听腻味了,但要回答说是,又显得他像个渣男。

    一时间,还真给傅亦难住了。

    忽的,傅亦听到了林思尔清浅的笑声,他垂眸一看,某人正窝在他臂弯里偷偷笑,贼贼的小猫样。

    傅亦英眉上挑:“林思尔,你胆子大了啊?逗我?为难我?信不信我抱着就给你从阳台上丢下去?”

    林思尔抿着嘴笑:“不信。你刚刚也这么说,但是没丢我。”

    傅亦哼笑一声,极其像电视剧里无恶不作的大反派:“这回可不一定了。”

    他狞笑两声,还真有点那个意思,把林思尔都吓唬住了,攥着傅亦衣袖的手都用力了些,傅亦忍着笑,作势真要把人往阳台外面抱。

    傅亦想要看看,这种情况下林思尔会不会求饶,结果被门口的冷风一吹,傅亦自己先后悔了:“不逗你了,外面冷,晃来晃去,再把你吹感冒了。”

    傅亦抱着林思尔,大步走向床边,弯腰把林思尔放到了椅子上,体贴的大哥哥做派,林思尔心里甜滋滋的。

    傅亦松手的时候,听到林思尔说:“傅亦哥哥,谢谢你。”

    “咳咳!”傅亦惊得咳了两声,耳朵变成林思尔同款红。

    “你刚刚叫我什么?”

    林思尔抬手捂住耳朵装傻:“我忘记了。”

    第一次没做好准备,想听第二次,但傅亦拿装蒜的林思尔没办法,只好微弯着腰,把林思尔夹在臂弯中,好声好气和他商量:“刚刚喊的什么?再喊一次。”

    睡着的室友,不知道是谁,突然打起了呼噜,虽然知道另外两个室友睡着之后雷打不醒,两人说话的声音也不大,但还是把本准备开口的林思尔吓到了,他脸红心跳推了下傅亦的胸膛,小声羞恼道:“不喊了,物以稀为贵,不然怕你又喜新厌旧。”

    傅亦嘿一声:“嘲讽我?”

    林思尔眨眼无辜道:“你太敏感。”

    又是这种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的两难境地。但傅亦还真拿林思尓没办法,只得目光沉沉看林思尔两眼,默默走去关门。清冷的风一吹,傅亦清醒许多。下次要是听到林思尔喊他傅亦哥哥,他一定要淡定点,吓到咳嗽什么的,像没见多少世面的毛头小子一样。

    阳台门关上,风声消寂,显得寝室里静悄悄。

    傅亦顺手从自己桌面上拿过一个乐扣饭盒递给林思尔。饭盒是透明的,还没有打开林思尔就看到里面黄澄澄的颜色,第一时间林思尔就想起傅亦给他发消息说的道歉芒果。

    他眼睛里映着背光的傅亦,惊喜道:“这个就是楼上寝室送的芒果吗?”

    傅亦颔首:“是的,他们送过来的时候我不在寝室,他们也没走,特地等到我跑步回来把芒果给我,还提了一些抱歉的话和赔偿措施。我看他们这么诚心,就只要了芒果,你尝尝,还挺甜的。”

    林思尔打开盒子,没有看到正常的芒果块,而是看到一个削成花朵模样,底部插着一根一次性筷子的芒果躺在盒子里。芒果真的很大,比他手掌还大,要不是傅亦的饭盒大,说不定还真装不下这朵芒果花。

    莫名其妙的,林思尔眼眶酸涩着发烫,他不敢抬头看傅亦,只是满心欢喜看着盒子里的芒果花说:“谢谢你的芒果花,我好喜欢。”

    能从林思尔这个中庸作风的人嘴里听到“最”这个字,傅亦真觉得这是最高评价了,他能感觉到林思尔是真的很喜欢这个芒果花。

    傅亦笑笑,丝毫不提下午他削毁的另外一个芒果和被刀剌了两下的手指头:“喜欢就好,下次还给你削。”

    林思尔捧着饭盒,笑成明媚的画:“傅亦,你真好。”

    傅亦受不了林思尔开口闭口的道谢,他假装苦恼皱起眉头:“芒果花都还不能换来一句好听的话吗?”

    林思尔像只很容易被骗的消羊羔,傻乎乎跑到大灰狼的陷阱里,还昂起头解释:‘可以的。”

    傅亦装模作样问:“哦?真的可以吗?”

    林思尔羞涩点头:“嗯。”

    傅亦微挑眉头:“既然如此,喜新厌旧的我想听一句不一样的。”

    林思尔抿嘴抬眸,单纯无辜:“除了亦哥和傅亦哥哥,我想不出来